悟空小说 > 都市小说 > 幻城浮屠 > 第三卷第十九章 大概没有人能第一时间
    www.630shu.net

    就习惯人和鬼的身份转变(这话好像哪里有毛病),伯德肯定也不是那个例外,不过凯文也没打算等他搞明白——看热闹的安歇帮派分子不会报警,可不意味着就没人报警。

    他们这样干必然也在警务系统的打击行列,搞不好来的就是斯诺的前同事们。

    所以趁着伯德还迷茫,凯文双手合拢又燃起了苍白火焰,然后向外一拉,随着他的动作在双手之间一片火焰升起,中间的部分迅速平静,形成了一个边缘燃烧着苍白之炎的镜子,足有半人高的大圆镜。

    镜子中正在播放伯德被烧死的惨状,不断地换死亡姿势。

    凯文大喝一声“伯德!杀死你的人是谁?”

    伯德浑身一震,僵了一下,镜子中的影像突变,衣着整洁神情疲惫的伯德正低着头走在路上——就是面前这条路。

    明显是夜晚,街边的灯光和现在差不多,他走得不慢,大约是着急回家,而就在他路过旁边一扇很隐蔽的门没几步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一连四个人连滚带爬的冲了出来。

    这四个家伙人人都是一手拿枪,一手紧紧地捂在怀里,而且东西好像还很重的样子,统一的亚麻色布包,很简陋,什么标识都没有。

    破门而出的声音估计不小,伯德被吓得捂着头,下意识的向旁边一躲,就要回头看。

    可是他还没回过头去,第一个人已经风也似的玩命从他身边冲过去了,第二个人就很倒霉的撞在他身上,虽然努力的躲避,却也只是没撞倒而已。

    耽搁这一下,这第二个就变成了最后一个,而第三个和第四个一边背着身向后开枪,一边跑得飞快,套用一句俗语:这时候兔子都是他孙子。

    正是这样的意外,让这匪徒面目狰狞到扭曲,抬手就是一枪打在伯德的胸前,让伯德浑身颤抖,呆立在那里,结果从门里冲出来了一个混混,看到人影不由分说抬手就打,两枪过后还闪了回去,特别专业的做了一个战术回避动作。

    等他在探头出来的时候,伯德就躺在地上不知死活了。

    这位高手伯德从头到尾都没看见他,所以只是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但是那几个匪徒,每个人都从伯德面前经过,尤其那个开枪的人,记忆的尤为清晰。

    所以在这一幕情景闪回过后,凯文的圆镜上就截取了四张清晰的图片:一张射击者的扭曲面孔,第一个跑过去的人大张着嘴甩着舌头玩命冲刺的三分之二张侧脸,另外两个抱着包头也不回向后盲射的,咬着牙低头冲刺的侧脸。

    在这些景象播放的过程中,伯德一直呆呆的站着,目光空洞无神,直到这四张图像被显现出来,他才如梦初醒般一激灵,然后莫名其妙的看着四周:

    “我……发生了什么?”

    凯文一合手,苍白之炎构成的圆镜消失不见:“没什么。你还有什么未尽的愿望吗?你的时间到了。”

    伯德呆呆愣愣的:“什么时间到了?”

    一错手将猎枪端了起来,凯文指向伯德身后:“鬼魂不能在人间滞留,这是铁律,所以你该到你该去的地方了。”

    顺着凯文枪指得方向望过去,伯德吓了一跳,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身后飘着四五个浑身跑黑气的丑陋黑影,虽然看得出来是人形,可是呲牙咧嘴五官扭曲四肢抽搐,身上都有着七八个洞,跟漏了水的矿泉水瓶一样呲呲的冒着黑烟。

    这些家伙正对着伯德身后一个劲的抓挠啃咬,还不住的撞击,但是空中有一堵无形的墙,阻挡着它们。

    伯德并没有注意到,路旁的野草已经开始枯萎腐烂,还有几只不幸的虫豸也早已经翻身放挺了。

    不过他被惊得连退了几步,又撞在了什么东西上,被弹回了原位:“这是什么!怎么回事!”

    凯文冷冷的催促:“快说,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的同伴支持不住太久,而且也没有保护你的义务。

    如果不是追寻线索,你现在应该和它们一样,快点。”

    伯德慌得都已经开始闪雪花了,整个身体都不太稳定,连声音都忽大忽小的:“我的贷款没还!我……我……我还没看着我儿子长大呢……还有……好多……我都没去吃过一次高级餐厅!让我活下来!求你了!”

    凯文一抬手一道苍白的火焰从伯德的脚下升起:“不可能,人鬼殊途,尘归尘土归土,你死了,就是死了。”

    虽然这火焰上升速度很快,但是在烧到伯德的头是,他依然来得及露出怨恨的神色:“不!你们要救……”

    随着他消失,地上的蜡烛忽的一下窜起一米多长的火苗,然后只留下一个黑点就消失了,子弹迅速的锈蚀,碗里的水也眨眼之间干涸,木雕腐朽的只剩下一团海绵样的东西,沙子却奇怪的变成了一块顽石。

    一颗晶莹剔透的小珠子在空中漂浮,忽闪一下消失了,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空气中阻拦这那些冒烟儿鬼魂的墙似乎消失了,这些黑乎乎的家伙用力扑了个空,全都愣了。

    一直在一边没怎么说话的黛西和玛丽转头就走,凯文后退着举起了枪,鬼魂们反应了过来纷纷纵身前扑,可是枪响了。

    成片的苍白火焰从枪口喷出来,覆盖了枪口前的锥形地区,所有的鬼魂都在这片火焰的攻击范围之内,几乎是瞬间,这些鬼魂就被烧成了一捧捧灰白的灰,凯文放下枪一招手,这些细粉粉的纸灰一样的灰乳燕投怀般被他的手心吸取,消失不见。

    然后他转身就跑,而黛西和玛丽……早就跑没影了。

    警察们到场干了些啥,凯文没兴趣知道,他回家之后最先干的,就是画了四张素描出来,正是那四个嫌疑人,但是玛丽开始纠结一个问题:

    伯德的死,其实劫匪的罪责不是很大,因为那一枪虽然打在了他胸前,但是打的是右胸的肺部,还打穿了,如果只有这个伤势,伯德是可以挺到救护车到达的,而且很大几率可以获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