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都市小说 > 幻城浮屠 > 第二卷第二十三章 回去的路程就没有那么沉闷了,
    www.630shu.net

    鲍勃虽然因为家庭的原因比照一般的同龄人成熟稳重,甚至有点像二十几岁快三十的人,但毕竟才要上高中,兴奋起来还是和才从游乐园出来的小孩子一样,喋喋不休的。

    凯文就没怎么理他,等到了家里开进车库,这哥们已经开始畅想该用什么姿势接过总统为他颁发的荣誉勋章了。

    把车停好,凯文没好气的掏出一卷钱来拍在他的手上:“政府是和吸血鬼合作的,总统不派特工来毙了你就是你运气,还勋章?”

    鲍勃感觉手里多了点东西,看了看脸色不太好:“你这什么意思?我干这个不是为了钱!”

    凯文看着他:“但是你需要钱。装备维护,情报来源,训练消耗,还有学业,你要钱的地方多了。

    听着鲍勃,你想成为一个英雄,或者是一个骑士,这和得到报酬不冲突,有了这些东西,你才能维持生活。

    很多猎魔人一开始和你想的一样,他们和吸血鬼作对也不是为了生活更好,但是后来呢?要么装备跟不上去被杀了,要么受不了诱惑背叛了,反而是那些时时刻刻拿了钱的人走在最后,为什么?

    不是金钱的魔力,而是有了经费,你就不会有低谷期,你可以一直保持状态,吸血鬼给你的诱惑就没有空隙可钻。

    权势?美人?力量?杀了他们你什么都能得到,这个时候你的行为就变得纯粹,你的目标也会更坚定。

    你是个骑士,你需要一个团队,维护团队是需要钱的,你不能让兄弟们跟着你一无所有,虽然现在你也没什么兄弟。”

    鲍勃有些迟疑:“可是……金钱会腐蚀人的心灵……”

    凯文冷笑一声:“那是因为你见过的钱太少。

    只有求而不得的东西才会让人迷失,只有活着的人才会畏惧死亡,只有爱着的人才会害怕失去。

    这是什么?这是贪婪,和钱无关,寒冷的时候贪图热鸡汤,炎热的时候贪图冰激凌,这和贪钱有什么区别?当所有的东西都被标上价格,人们的贪婪就被集中在等价物上,就仿佛它是万恶之源一样。

    不,从来不是,等价物没有诞生的时候,世界上就有战争,为食物,为火种。

    但你手里有足够的社会资源时,你就会发现,人类的贪婪永无止境,要学会收束它,控制它,利用它,然后它会消灭它自己。”

    鲍勃听得头皮发麻,眼角都快裂开了:“呃……这是柯文斯顿家族流传下来的箴言?”

    凯文抬了一下嘴角:“不,卡尔·海因里希·马克思,1867年,《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以及格奥尔格·齐美尔,1900年,《货币哲学》。”

    鲍勃捏了捏拳头,左顾右盼:“呃……呃,天太晚了,我得回家了,我会来找你的,会的,回见,回见。”

    看着他踉踉跄跄迷迷糊糊的跑出去,凯文无趣的耸了耸肩,而车库通向屋内的角门里,黛西穿着睡衣倚在门框上:“我的宝贝儿子居然是个哲学家,我是应该高兴还是恐惧呢,亲爱的。”

    凯文走向后车厢,声音隔着车听起来有点虚幻:“科学诞生肉身,哲学诞生灵魂,两者结合,就是我们。

    当然,人类是好的结果,有一些坏哲学,还有危险的科学分支就会诞生邪恶……呃啊……吸血鬼,没错,对人类来说非常邪恶的生物。”

    黛西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看着凯文从后车厢里捧出一个大匣子:“怎么,收获颇丰?”

    凯文把匣子放到旁边的工具台,掀开了盖儿:“不算好也不算坏,十二个血奴转化的低级吸血鬼,只收获了这些牙和几个吸血鬼心脏,价值不大。

    只是……看看这个。”

    他从匣子里挑起一块皮,那是用来包裹吸血鬼牙齿的,反过来之后,上面一圈符文围绕的皇冠清晰可见。

    黛西盯着看了一会,把目光转向匣子里散放的尖牙,眼光有些悲伤:“很久没看到这些东西了。

    小的时候每个月都会被叔叔拉着去辨认这些牙,要看出年龄,种类,实力,还要磨成粉。

    那时候挺累,也咒骂过他,对未来很憧憬,常常幻想自己长大了,成为强大的猎魔人之后,教导后辈绝对不会像他那么严厉。

    但是现在……却感到惶恐不安,因为我的儿子也走上了这条路。”

    凯文看着她,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轻轻地抱了她一下:“放心吧妈妈,我不会是最强的那个,但一定会是活得最久的那个。

    我可是个旅法师,逃跑和陷阱是我的强项——今天的这些没一个是我正面击杀的,他们都上了我的当,落入了我的埋伏,连我的面都没见到就死了。”

    黛西眨了眨眼,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发,又在发际线上吻了一下:“我只是想起了小时候,你可比我做的好多了。

    好了,说说看,是怎么回事,那是勒森魃对吗?只有血奴?”

    凯文抹了抹头顶,让有点乱的头发顺溜一些:“不太好的消息。

    本来有机会伏击那个勒森魃的,他正在谋求位阶晋升,这些血奴筹备了一个大型派对,安排了法阵打算抽取所有人的鲜血。

    为了保证这些人的安全,我们只能提前炸掉法阵,放了把大火疏散人群,结果那个勒森魃就没出面,只能把这些办事的杂碎杀掉。

    聊胜于无,希望能有点用吧——至少他下次再想搞事情有可能人手就不足了。”

    黛西拨了一下那个纹身,想了一会:“明天我去找斯诺,一个准备晋升仪式的勒森魃来到这个城市绝对是个坏消息,就是本地的吸血鬼和议会也会恼火的,这可是夏天,洛杉矶最热闹,游客最多的季节。”

    凯文点了点头:“心脏我要用,牙不用留下,其他的都可以给他,提醒他一下,游客里可有一大半都是外国人。

    对了,有赏金吗?刚才给鲍勃的可是我的私房钱。”

    黛西笑着捏了捏他的脸:“一对儿牙七百五十块,我拿走十对儿,换得钱都是你的,我亲爱的财迷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