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都市小说 > 幻城浮屠 > 第二卷第六章 黛西冷哼了一声:
    www.630shu.net

    “你就没想到不报警可能就死在这?”

    凯文转身走向楼梯:“不用管他,这样的人死得越多越好,干活的时候就没有人捣乱了,我们也能安全不少。”

    大j大惊失色:“嘿们,你得救我们啊,你们不是来解决问题的吗,我们是平民,你们执法者必须得保护平民不是吗?”

    黛西厌恶地看了他一眼,也走向楼梯,而凯文的声音隔着墙角传来听起来闷闷的:“所以我早就不干了,现在我是个杀手,么得感情。”

    踩着楼梯咯吱吱的走上二楼,凯文正在打量着走廊的几道门,黛西走到他身边:“你不会是认真的吧?就那么放那个人在那?亲爱的你可不是这种坏孩子。”

    凯文看着她:“他跟着我们更危险,而且还可能捣乱坏了我们的事,到时候是你死还是我死?

    再说他只要不作死的推开料理台,那屋子和客厅没有鬼敢进,如果他干了,就证明我是对的,那种自以为是的傻蛋会害死所有人,估计他的同伴就被他害死了。”

    说着他又拍了一下腰间的书,呢喃声再次降临,楼上楼下的灰蒙蒙又淡了不少,隐约的还听见地穴里的惨叫。

    “现在看他的选择。”

    黛西想了想,觉得凯文说的有道理,刚刚遇到鬼的人应该不会蠢到再去捅咕一听就不是好动静的地方吧,如果真的动了,那这样的人救得了一回两回救不了三回四回,而且这人说话也让她恶心。

    刚才典章的冲击,凯文听到第二个门里有点动静,于是他上前一脚踹开了第一个门还往里扔了个手雷。

    “孬”的一声凄厉的猫叫,一个花里胡哨的毛团从里面飞了出来,歪歪斜斜的打在走廊的墙上,落在地上弹了两弹四仰八叉的躺着不动了。

    也不是不动,是嘀咕了一声什么,然后就只剩喘气了。

    黛西的脸色大变,双枪并举就要开火,凯文把手一横拦了她一下:“等等,有点不对劲。”

    但是黛西杀气腾腾坚持要弄死它:“它很危险,他刚才说话了,虽然那我没听清但那是语言!这是一只被寄身了的猫!”

    也不等凯文说话,那猫就开口了,还是一动不动,连爪子都不晃:“蠢女人,虽然你的脑子和你的腰一样粗,脑子和你的灯头一样贫瘠,但是你说对了!等你九大爷缓过来,绝对把你和你姘头挠成鱼香肉丝!”

    黛西听着把头伸出去好长,眼睛都要从面具里瞪出来了:“什么?你这只蠢猫!你听到了吗?他居然说我贫瘠!哪里贫瘠了?哪里贫瘠了?”

    凯文有些头疼的拦着她——再不拦着这女人就要掀开衣服证明一下了——并且把她的斗篷盖好:“它说你腰细……腰细……

    (转头对着一动不动的猫)

    你要再这么说话,我就把你留在这,伤势怎么样?四肢骨折,腰也断了吧?是不是一动不能动?

    (他用力抱紧还在挣扎的黛西)

    它就想让你弄死他,猫都有九条命,你弄死了它等他复活的时候伤就好了。”

    黛西愣了一下,停止了试图证明自己的动作:“真的?”

    那猫大喊一声:“假的!”

    “嗯~呣~”

    这一声鼻音腻的凯文一哆嗦,不由得就松开了手,黛西拧了拧腰探出脚尖捅了捅猫:“那就是真的了……我们把它绑了吧,交给你舅舅可以换一大笔钱……不,交给我的老师,他更有钱,肯定还能给更多,他想解剖一直寄身动物很久了。

    放心,亲爱的猫咪,他很温柔的,有很睿智,为了保证可持续发展,他会保持你现在的状态,然后割点肉就给你治好,这让他就有用不完的猫肉咯……”

    猫哼哼哼的冷笑:“没见识的女人,你才是寄身动物,你们全家都是寄生物,你九大爷是灵猫,明白吗,灵猫,要不是吃饱了打饭盹儿,你以为会这么幸运见到我吗?”

    没想到黛西若有所思:“说起来也有道理啊,这的老鼠可大着呢……不对啊,猫不是只吃比自己体型小的动物吗?”

    虽然不能动,但是猫还是做出呲牙咧嘴的动静:“谁吃老鼠那么低贱的品种?大爷是灵猫知道吗,吃鬼的!

    为那边那个木头,你就这么看着你女人在这犯傻?”

    凯文褪下兜帽,露出有个尖儿还带飞边的皮甲头盔,慢吞吞的开口:“我在想,灵猫……就是长个狸花的样子啊,还爱吃鱼香肉丝,鱼香肉丝里没有鱼你知道吗?”

    确实,这是一只典型的灰色斑点炎黄狸花猫,世界上最古老,基因最稳定的的猫种之一(另外的是埃及斑点短毛猫,孟加拉猫和英短),可能真的是吃饱了,肚子有点鼓,而且有点胖。

    没想到狸花猫倒很诧异:“你一个黄毛居然知道鱼香肉丝?还认得九大爷是狸花……呃,这么办,你弄死你大爷我,你大爷就不追究你们把你大爷炸得这么惨的罪过了,怎么样?”

    黛西有点奇怪:“它为什么老想我们杀了它?真的能复活?”

    凯文一耸肩:“谁知道,只是传说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我说狸花,想让人办事就得拿出点诚意来,不如你和我说说这屋子里是怎么回事,然后我就杀了你怎么样?免得你还得慢慢的饿死,也是挺难受的吧?”

    狸花猫沉默了一下:“说话算话?”

    凯文把霰弹枪怼到狸花猫的下巴上:“必然算话。”

    “嗯……这屋子没什么事儿,就是有个厉鬼,控制着十几个小怨鬼儿,不过你九大爷我在这蹲了半个月了,打了好几顿牙祭,那个厉鬼还没死,也就剩半口气,小鬼儿不算你闪死的还有那么一两个。

    刚才还有两个脑有病的二货举着银餐刀过来想要斩妖除怪来着,结果有个小子吓得,喊得跟掉了肥皂一样,他下楼去了,你们应该看见他了。

    这小子不是东西,和他一起来的那个同伴,就被他宜宾啊喊着一边推倒了,现在躲在那边儿,呶,就那个第二个门里面,是个担当和勇气的小伙子,就是有点傻……

    那屋是你九大爷的餐厅,这的小鬼儿都不敢进,安全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