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其他小说 > 血蓑衣 > 第八百三十二章:秦卫之志
    “嘶!”

    秦卫的大起大落远远出乎柳寻衣的意料,他本应为秦卫的绝处逢生而高兴,可不知为何?柳寻衣的内心深处却隐约升起一丝难以名状的纠结,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又一时理不清头绪。

    “你刚刚说东府二品以上的大人至少有一半被贬,就连丞相也……”柳寻衣心乱如丝,想到什么问什么,“那……东府现在由谁主持大局?”

    “你一向聪明过人,不妨猜猜?”

    “这……”柳寻衣一愣,沉吟道,“西府处心积虑扳倒丞相,如今好不容易大功告成,想必……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大权旁落。我猜……八成是西府的哪位大人入主东府。”

    “猜对一半!”秦卫故作神秘,“你只猜到西府的心思,却没有猜到皇上的心思。”

    “此话怎讲?”柳寻衣困惑更甚。

    “丞相倒台后,百官一起上谏推举荣王爷主持东府大局。”秦卫幽幽地说道,“自和亲之事后,荣王爷与西府越走越近,此一节你应该有所耳闻。此番西府举百官之力推举荣王爷掌权,足见荣王爷与枢密使已在暗中达成某种默契。一旦其入主东府,日后的朝廷将不再有派系之分,而是一家独大。此事对西府自是梦寐以求,但对皇上……却是一种隐患,皇权旁落,权臣当道的亡国之患。”

    “这……”

    此时,柳寻衣惊讶的并非西府的野心亦或皇上的权谋,而是惊诧于秦卫的侃侃而谈。

    殊不知,四个月前的秦卫还是一位不谙政事,不善权谋的武官,而今却对当权者的心思揣摩的头头是道,又岂能不令柳寻衣“刮目相看”?

    “正因为荣王爷与西府交往过密,因此皇上力排众议,驳回百官的谏书。”言至于此,秦卫的语气渐渐变的有些复杂,令人听不出他对皇上的决议究竟是赞同还是反对,“最终,皇上不顾众臣的反对,乾坤独断,重新启用已被罢官的贾大人,非但令其官复原职,而且让他代行丞相之事。”

    一提起贾大人,秦卫的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愤懑之意。俨然,他至今仍对贾大人利用他的事耿耿于怀。

    “贾大人曾是丞相的左膀右臂,很多事做起来得心应手,皇上重用他……未必是为制衡。”柳寻衣思忖道。

    “虽然皇上美其名曰‘贤能卓著’,实则百官皆知,贾大人能够劫后余生,全仗他姐姐生前是皇上最宠爱的贵妃,他又是皇上唯一的爱女瑞国公主的亲舅舅,因此才……”

    言至于此,滔滔不绝的秦卫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该在柳寻衣面前妄议朝政,故而匆忙改口:“罢了!罢了!圣上的心思,又岂是你我做臣子的能够猜透?”

    “这……”

    望着欲言又止,胡乱搪塞的秦卫,柳寻衣的心里忽觉一阵说不出、道不明的悲哀。俨然,今日的秦卫再也不是曾经那个与自己畅所欲言,无话不说的好兄弟。

    虽然相貌如故,称呼依旧,但二人相处时的感觉,却已不再像曾经那般随心所欲。

    “柳兄,其实我没料到你能回来。”秦卫不知柳寻衣的心事,自顾说道,“原以为你会听从我的建议,趁送亲之际与公主远走高飞,此生此世再不蹚朝廷这趟浑水……”

    “我奉命行事,尚且令诸多无辜之人落难。倘若我中途带走公主……不知又会捅出多大的篓子?”柳寻衣苦涩道,“若真如此,说不定连东府二品以下的官吏都休想置身事外。”

    “即使不带走公主,你也该独自远遁,何必再回临安?”秦卫叹道,“你可知,皇上对你怒气未消,说不定……”

    “秦兄!”柳寻衣打断秦卫的感慨,别有深意地提醒道,“我已经回来了!”

    秦卫一怔,而后幡然醒悟般干笑两声,连连点头:“回来也好!回来也好!”

    “侯爷遭此大难,为何我一路走来未见一人披麻戴孝?天机阁内外也没有半点治丧的意思……”

    “柳兄误会了,并非我不愿将侯爷风光大葬,而是皇上有旨,不许大肆治丧。”

    “为何?”柳寻衣眉头一皱,语气颇有不悦,“死者为大!如今侯爷已去,还有什么事值得皇上斤斤计较?”

    “嘘!”秦卫赶忙用手捂住柳寻衣的嘴,低声道,“妄议圣上乃大逆不道,当心祸从口出。”

    “可……”

    “侯爷离世时毕竟是戴罪之身……”秦卫无奈道,“前脚治罪,后脚治丧,难免……有损圣颜。因此颁下圣旨,不许任何人大肆治丧,只许在天机阁内为侯爷搭一间灵堂,由我们送他最后一程。”

    “唉!”

    柳寻衣羞愤交加,却又无可奈何,转而望向挽联上的“忠义千古”四字,忽然感到莫大的讽刺。

    “侯爷对皇上的忠心天地可鉴,只可惜一生不受重用,甚至连死后都……得不到皇上的肯定。”柳寻衣泪洒祭坛,喃喃自语,“侯爷啊!你恪守一生的忠君大义……究竟有何用?你为朝廷殚精竭虑,不计生死,又有何用?”

    “柳兄,你要节哀……”

    “其他人呢?”柳寻衣神情一禀,沉声道,“为何这里只有你我?其他人为何不来替侯爷守灵?仇寒何在……”

    “他们走了。”

    “什么?”

    秦卫的回答,令柳寻衣脸色骤变,惊愕道:“走了?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秦卫惆怅道,“侯爷死后,皇上擢升我为天机阁主,仇寒和一些天机阁的元老……难免心有不忿,又不甘心受我驱使,因此……负气而走。更有甚者,许多人不辞而别,连声招呼都不打。唉!”

    闻言,柳寻衣突然回想起刚才见到的诸多陌生面孔,以及那位嚣张跋扈的年轻女子,不禁心生思忖,狐疑道:“那些出现在天机阁的陌生人是谁?”

    “去年洛阳一行,令天机阁元气大伤。十大少保只剩三人,金刀校尉死伤大半,其中精锐更是残存无几。如今,仇寒等人相继离开……说句不好听的,眼下的天机阁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万不得已,我只能重新招募一批新人,否则根本不能替皇上和东府办差。”秦卫忧心忡忡地说道,“今日你见到的那些陌生人,便是我新招募的金刀校尉。待侯爷入土为安,我想举行一次选拔,从这些新人中挑选一些高手,添补少保之缺。柳兄,你意下如何?”

    “那名女子又是何人?”柳寻衣不答反问,语气分外古怪,“如果我没有听错,她自称是你的……夫人?”

    “休听她胡言乱语,什么夫人?”秦卫不以为意地摆手道,“你离开临安不久,我无意中遇到流落街头的兰绮,见她一介弱女子背井离乡,无依无靠,故而心生恻隐,将其带回来做个……使唤丫头。”

    “这……”

    “兰绮不认识你,在校场时难免有些冒犯,我代她向你陪个不是。”秦卫又道,“明日我会好好告诫她……不止是她,还有那些新招募的金刀校尉,日后见到你要像见到我一般恭敬,在天机阁谁敢不尊重你,就是不尊重我。”

    “秦兄,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是!”秦卫打断极口否认的柳寻衣,义正言辞道,“柳兄,还记得临别前我对你说的话吗?”

    “什么?”

    “我说过‘自己若能劫后余生,化茧成蝶,必会设法帮你摆平一切。’”秦卫意气风发,言辞笃定,“从小到大,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习武修文,一直都是你关照我、提携我,如此才让我在天机阁占据一席之地,不至于被侯爷扫地出门。如今,我侥幸受到圣上抬举,也绝不会忘记自己的好兄弟。你我相识二十余载,一向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从今天开始,天机阁既是我的地盘,也是你的地盘,我会向朝廷力荐你为天机阁副阁主。虽然在皇上面前我是天机侯,可私底下,你我不分彼此,皆是天机阁的主人,皆可任意调动天机阁的一切。”

    秦卫的肺腑之言,着实令柳寻衣感动。可他并没有坐享其成的习惯,亦没有和秦卫平分权力的野心,故而谦逊一笑,推脱道:“既然皇上命你执掌天机阁,那天机阁就该由你一人当家作主。至于我……若能在皇上的余威下苟活性命,当什么差都无所谓……”

    “借口!”秦卫脸色一沉,抱怨道,“你是不拿我当兄弟?还是认为我不配与你平起平坐?亦或……你也像仇寒那些人一样,打心眼里看不起我?”

    “秦兄,我的为人你最清楚。你能平步青云,我高兴还来不及,又岂会嫉贤妒能?”

    “打虎不离亲兄弟,我不能没有你!”秦卫不容置疑地说道,“你的本事别人不清楚,我却心知肚明。只有你我联手,才能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我秦卫对天发誓,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会穷困潦倒,更不会任人欺凌。我们一起出人头地,闯出功名!一起入阁登坛,拜将封侯!一起扬名立万,傲视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