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都市小说 > 赏金猎手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赛后
    10号和11号向袁忘告辞,表示如果袁忘有机会去以色列,一定要联系他们,同时表示很高兴能认识袁忘。袁忘礼貌送两人上出租车,他们将搭乘下一趟飞机回特拉维夫。

    和袁忘一起送10和11号的还有特雷,弯刀闪电特雷。

    目送出租车远去,特雷道:“以色列人还是够意思,虽然没进前三,但该给的钱一分不少。”

    袁忘呵呵一笑:“如果他们知道你是无声,故意和他们接近,为了将来合作埋下棋子,他们一定不会给这笔钱。”

    特雷反问:“无声?骇客无声?”

    袁忘微笑:“你自己心中有数。”

    特雷无所谓:“随意,我的车来了,很高兴认识你。”

    袁忘和特雷握手:“我也是,再见。”

    拿到前三,完成和本杰明的协议,袁忘想立刻报点小仇。最好的报复方式莫过于把无声挖出来。说特雷是,袁忘自己也不太信。特雷如果真是弯刀闪电,过的是集体生活,不可能无微不至的每次都关注到本杰明的事上。特雷如果不是弯刀闪电,打个电话就可以弄清楚,那他就肯定是无声。

    ……

    “嗨。”袁忘接电话。

    “干的不错,别恨我,这只是生意。”本杰明:“如果有我能帮忙的事,尽管联系我。”

    “有。”

    “哦?”

    “去死吧。”

    “哈哈,我拒绝。”本杰明:“走廊的猎人分公司已经成立,下一步我们将收购华盛顿,洛杉矶,纽唐等多家猎人公司。喂,纽唐最好的猎人公司是哪一家?”

    袁忘:“侦猎社。”

    本杰明:“切!我买了你们侦猎社,你们离职后再开一家新侦猎社,当我傻的吗?”

    袁忘:“没事我挂了。”

    “挂吧挂吧。”

    袁忘挂电话,联系艾玛:“卧底任务怎样?”

    艾玛:“基本完成任务。前上校教授下属的助教大有问题。在火焰和其联系后不久,助教在那三天时间内在纽唐寻找住所。我查询其电脑的历史记录,发现他的关键词是偏僻的独居住所,主要集中在西城郊位置。”

    艾玛:“最近一段时间,助教和其大哥联系次数突然增加。其大哥是典型的反美恐份。他大哥今年四十岁,无业,依靠每周几百美元的救济金生活。拿到救济金后每天晚上都去阿人聚集区的酒吧喝酒。他常去的地点是住所附近的一家慈善教会,经常去那里领取免费食物。”

    袁忘问:“助教大哥住所在哪?”

    艾玛:“西城郊公寓。我侧面了解到助教大哥思想非常激进。他认为世界苦难的根源都在美国,只有毁灭美国,人们才有幸福的生活。我认为助教大哥在帮助火焰。在火焰到达美国这段时间,虽然助教大哥仍旧经常去酒吧,但是都不喝酒,只和人聊天。而且出手大方,给小费都是20美元。”

    袁忘好奇问:“你怎么知道这些信息?不会是联调局查到的吧?”

    艾玛:“部分是我潜入更衣室,办公室的调查结果。部分是柳飞烟协助调查的成果。”

    袁忘:“柳飞烟?”

    艾玛恼火:“我能怎么办?你让我卧底,人跑没影。我需要查证一些事,你又说不能与联调局合作。我只能找侦猎社了。”

    袁忘哈哈一笑:“行,找侦猎社也可以。既然如此,大学已经没有卧底的价值,撤吧。”

    艾玛一顿:“我……我明天要上西班牙语课。”

    袁忘一怔:“你上课上瘾了?”

    艾玛一直可否:“大学生活丰富多彩。”

    袁忘:“那侦猎社?”

    艾玛:“我兼职,大学上课很由自。”

    艾玛作为菜刀已经具备了锋利的需求,一把菜刀去做美容干嘛?不过,在纽唐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利,艾玛未必会长久留在侦猎社。

    袁忘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艾玛回答:“好。”

    刚挂电话,一辆车开到面前,小丁开车,老毒在后座放下车窗:“上车。”

    袁忘:“不上。”

    老毒回身,摸索出一张10元钞票:“上车。”

    袁忘哭笑不得,拉开门把上车。

    ……

    老毒在汽车开动后,双指夹起一张10元钞票道:“第一个问题:最了解本杰明的是你。以你的了解,你能否想到证明本杰明汉克就是本杰明雷纳多?”

    袁忘反问:“美国已经放弃证明本杰明雷纳多不存在?”

    本杰明这事有两种证明方式,第一个方式证明雷纳多不存在,那本杰明就是本杰明。这是最好的最直接的办法。第二种方式:寻找本杰明汉克的DNA。本杰明雷纳多的履历表明,他在本杰明越狱之前是一名在山野隐居生活的人。雷纳多的DNA不可能在当时出现在南美。只要拿到DNA,再比对本杰明雷纳多的DNA,就证明本杰明雷纳多就是本杰明汉克。

    这也得怪司法机构没做剖面DNA,但正常来说没人会做这个。目前科技只有剖面DNA才能辨认孪生兄弟。因此司法机构突破点就是找到本杰明入狱之前的DNA。

    老毒:“你管。”

    “喂,求人帮忙态度要好一点。”

    “一会我让小丁跳舞给你看。”

    小丁当没听见,老毒正色道:“本杰明的危害很大,本来不关我的事。但是既然上司让我调查摩萨德背后的故事,我就有必要拿下本杰明。”

    袁忘道:“有,有一样东西有本杰明的DNA,并且可以说是比较确凿的证据。”

    老毒:“是什么?”

    “夕阳悲歌。”

    “夕阳悲歌?”

    “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夕阳绽放出其最后的光芒,让天地万物同燃血色。”袁忘道:“你们可能不知道本杰明是一位造诣颇高的油画爱好者。当时本杰明隐藏身份,我们成为搭档,来调查几个人黑吃黑的情况。在一家海边酒店住了大概十五天。”

    某天早上,本杰明架了面板,在二十层的酒店阳台看着大海,始终没有动笔。他说找不到灵感。

    袁忘问本杰明为什么喜欢油画。本杰明回答,这可以锻炼自己的耐心和细心,他最喜欢是在落笔前的等待,等待灵感,等待天人一体。

    实则是调查时等待信息过程中本杰明出现了焦躁和焦虑的负面情绪,为了调整自己的情绪,本杰明才决定画一幅油画。

    夕阳偏西,红色开始渲染大地时,本杰明动笔了。很认真,很投入,很仔细,完全沉浸在其中。因为红色颜料用的太多,最后发现红色颜料不足,本杰明咬破食指,补上了最后一抹红色。这抹红色和颜料红色不太一样,但本杰明对此非常满意,他认为最后一笔才是点睛之笔。袁忘油画艺术修养不高,看不懂这画好在哪,这一笔好在哪。

    在画好这幅画后,袁忘电话联系可以送餐。送餐员到达房间,看了油画询问这是什么画。本杰明表示没有名字,询问对方怎么看。送餐员是勤工俭学的油画专业大学生,他说仿佛在歌颂夕阳的悲壮与倔强。最后这幅画就命名为夕阳悲歌,油画送给了这位大学生。

    老毒点头:“找到画和大学生,本杰明就跑不掉了。纽唐大学吗?”

    袁忘:“不,哥伦比亚大学。”

    老毒点头,袁忘道:“哥伦比亚国的哥伦比亚某大学,我也不知道是哪所大学。”

    老毒看袁忘三秒:“一会我跳舞给你看。”这要查起来就有深度了,这种麻烦事还是交给联调局比较靠谱。

    老毒:“第二个问题,本杰明勾当摩萨德十有八九是贝尼的账本。你知道不知道,贝尼账本有什么能让摩萨德愿意和本杰明合作的东西?”

    袁忘:“贝尼账本东西很多。”

    老毒:“不,这类合作一定有比较致命的理由。摩萨德好歹是一流情报机构,本杰明翻天去也只是一个罪犯。其中肯定有很重要的东西,这东西是什么?”

    袁忘:“我怎么知道?”

    老毒:“我认为和闯关赛有关系。”

    袁忘纳闷:“怎么关?”

    老毒:“不知道我才问。好了,第三个问题:谁是无声?”

    “这个问题很有深度。”袁忘沉吟许久:“第一可能:高层淘汰者。第二个可能:虚晃一枪。”

    “什么意思?无声有能力到高层吗?”

    “无声是北美第一骇客,他在闯关赛不作弊那才有鬼。如果他参加闯关赛,肯定会想办法获取一些内部信息和资料。因此他晋级到高层的可能性很高。”袁忘道:“还有一个可能是我大胆的猜测。我认为以摩萨德的水平不至于和本杰明认真对赌。”

    袁忘:“假设摩萨德与本杰明就贝尼账本进行对赌,他不会只用这一点点实力。在比赛中摩萨德肯定会肆无忌惮的作弊,一切以赢为主,这是情报机构的特点。对赌应该是有的,但只是一个彩头……为什么呢?”

    袁忘道:“我思来想去,本杰明身边有几个亲信,最亲的亲信当属无声。无论是火组还是奎梨神偷,都还达不到无声的地位。无声必然是你们重点调查的目标。实际上火组也好,奎梨也好,我相信联调局已经有了一些线索和资料,唯独没有无声的线索。”

    袁忘:“借闯关赛的机会,扔出奎梨,两大亲信之一的奎梨。让所有人都认为无声也参加了闯关赛。只要调查清楚参加闯关赛人员的资料,就可以锁定几位嫌疑人。不,我认为是烟雾弹,无声根本没参加比赛。”

    老毒问:“既然如此,在19楼除了苦修者和叶夜骇客之外,还有谁?”

    袁忘不理会,问:“10号是苦修者吧?”

    老毒反问:“为什么这么认为?”

    袁忘:“配合他的绰号,我认为他身体部分伤疤似乎是故意为难和锻炼自己留下的。”

    老毒点头:“没错,苦修者遥控杀了不少人,对此他内心非常挣扎。每当出现这种情绪,他就会疯狂锻炼来宣泄压力。回答问题,还有一位骇客是谁?”

    袁忘道:“我刚才说了,以无声水准肯定知道一些比赛的内容。奎梨不是在吗?只要事先准备好几个软件,知道怎么操作,不就行了吗?奎梨在18层很拼命,被我黑了后向裁判申诉,死不要脸的晋级。反过来看被复活后的她,没有这么拼命。不肯定,我不了解奎梨。”

    老毒:“这就麻烦了,联调局已经认定参赛者中有无声。恐怕我改变不了他们的看法。”

    袁忘:“别改变啊,万一无声真在其中,我不背这个锅。”

    老毒点点头,道:“对了,你的小女朋友很可能会叛变。”

    袁忘:“谁?”

    “艾玛。”老毒道:“据我所知,有高层约艾玛吃饭。比李寻高,和我级别差不多。机构老大办公室的直属特别探员。”

    袁忘问:“哪个联邦机构?”

    老毒道:“我不清楚,我猜是联调局,不排除国土安全部的可能。你懂得,联调局在国内性质更接近高等警察,国土安全部更接近CA。以你小女朋友的三观,要拉拢她入伙不要太简单。”

    袁忘无所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她去吧。”

    老毒:“好了,没事了。小丁,前面随便找个地方把他扔下来。”

    “草。”

    老毒:“你没事就去酒吧看看,我好几天没去酒吧,听说最近生意不错。妈蛋,老子才离开几天,就把生意搞成这样。你看看是不是这些员工胡搞瞎搞,不要怕矫枉过正。”

    “好。”

    老毒:“另外,我那边有个小道消息,有人花高价在找一个叫诺亚的人。说诺亚是抛弃他的父亲,他现在发达了,知道诺亚在纽唐生活。我圈内人基本上都知道这个消息。”老毒这个圈有点生猛,虽然年纪偏大,但都是一线好手,并且是多年生死线上存活下来的一线好手。

    只不过这个圈子很散,大家互相没有往来。如果为了这个利益联合在一起,那就非常可怕了。

    袁忘问:“诺亚长什么样?”

    老毒:“不知道,一出生就被抛弃。听母亲说其绰号诺亚……不提扯淡的这部分信息。圈内人都知道诺亚是谁。但价格开的有点高,实物交易,一千枚金币。”

    黄金是80年代到90年代时候的黑色硬通货,发展后进行了一定规范,以金币为一个单位,慢慢的就有了一条规潜则,一枚金币就是一千美元。也称呼为1K。一千枚金币一来说明对方是道上人,二来说明诺亚的资料价值一百万美元。

    “关我屁事。”袁忘下车,关车门,目送汽车离开。秋意飒爽,这晚风一吹,能感觉到冬天的脚步不远了。袁忘左右查看后联系郑燕。艾玛卧底任务已经完成,至于进一步挖火焰的工作袁忘是不干的。赚钱可以,正义可以,但是不能为了金钱和正义而赴汤蹈火。

    等待五分钟,郑燕来电话转达了诺亚的意思,一旦求证袁忘的情报,伦敦会有人联系袁忘谈论赏金的事。

    刚挂了电话,柳飞烟来电话,先问候袁忘和比赛情况,客套后进入话题:“回来开会。”

    袁忘:“赵雾需要一周时间进行配合拍摄,叶夜被禁闭太久需要休息。”

    柳飞烟:“这次抓捕不需要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