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其他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六十二章:这些贼人太猖狂
    称号「天启」入手,苏晓查看其属性,发现这称号的属性只有一条,在佩戴此称号的情况下与天启乐园方契约者战斗,将进入「封境」内。

    苏晓理解了这是什么意思,这还要从这称号所包含的烙印说起。

    这枚烙印原本是伪装烙印,之后晋升为战斗天使(预备役)烙印,但在之后,苏晓的入侵者身份曝光,天启乐园必定会对这么称号进行标注,将其标注为‘黑户’。

    如果苏晓就这样使用这‘黑户’烙印,当即会被天启乐园检核到,后果严重。

    眼下的情况为,这枚‘黑户’烙印被封在了称号内,苏晓在戴上这称号后,如果是与天启乐园方的一名契约者战斗,他可以凭借这称号生成一处「封境」,将那名天启乐园方的契约者拉进去。

    「封境」为轮回乐园所公证与主导,苏晓在那里击杀那名天启乐园方的契约者,他所佩戴的称号「天启」,会将敌人的烙印剥离,与称号内的‘黑户’烙印融合,从而夺来那名敌人的‘合法’编号、身份信息等。

    如此一来,今后使用称号「天启」进行身份伪装时,暴露的可能就更低。

    对于去哪找天启乐园方契约者,这不用担心,那边600多名契约者中,要是有很自信的暗杀系来刺杀自己,届时就可将对方拉入「封境」内。

    苏晓联络凯撒,经过一番攀谈后,他得知,在战区封了之后,凯撒这厮惊人伪装成了天启乐园方的裁决者。

    那厮已经不是首次做这种事,暴鼠、癞蛤蟆、凯撒三人并称裁决者三贱客,又岂是浪得虚名。

    让苏晓意外的是,凯撒在冒充裁决者期间,认识了一名天启乐园方的裁决者,这少年特别正义,听那少年的意思,他以前是某部番剧的男主角,也就是某个衍生世界的主角。

    那番剧的内容总结后,基本是,男主角出生的第1集母亲难产去世,第2集他姐姐为了保护他而去世,第3集他爸因仇人的追杀去世,第4集抚养他多年的舅舅去世,第5集他师傅去世。

    至于第6集,还没进展到第6集的内容,那衍生世界内的男主角就因天启乐园方契约者的干涉而超脱。

    满心正义的他得知自己曾是纸片人,外加自己的所以不幸都是画出来的之后,他以大代价暂时离开天启乐园,来到天启乐园所连通的现世内,‘第6集’的内容,是他让那漫画的作者去世。

    因世界争夺战进行到一半,战区的限制取消,天启乐园、圣光乐园、守望乐园三方的裁决者,都被滞留在本世界内,他们都有点迷茫,不知道接下来做什么。

    这些裁决者被滞留,或许可以大做文章,但眼下买来一大批猪头人更关键。

    在这三天内,奴隶商人·阿兹巴不止一次联络过凯撒,询问对方,为何每天几万名的猪头人买卖渠道,突然就停了,旁敲侧击中,试探是不是渠道出了问题。

    凯撒的答复为,的确是渠道出了问题,和人族那边的价格谈崩了,眼下双方都憋着劲,就看谁能拿捏得住。

    得知这消息,奴隶商人·阿兹巴心有焦急,每天几万名猪头人的买卖,凯撒已是他最大的客户。

    凯撒的提议为,让奴隶商人·阿兹巴先囤一批猪头人,只要渠道这边的价格重新谈妥,就是一波爆发式的供需。

    凯撒的推辞大半都是在胡扯,可有一点却没有,战区的封锁打开后,苏晓的确要买进一大批猪头人。

    “喵。”

    贝妮从苏晓腿上跳到茶几,示意巴哈、布布汪和它走,这次的猪头人购买,它要和凯撒一起去。

    没一会,贝妮就出了要塞,通过2号仓库转站1号仓库,去自由城那边与凯撒会合。

    苏晓来到要塞二层内,进化巢已从之前的黑绿色,向偏暗淡的金色转变,隐约还有火星向上飘飞。

    看到这一幕,苏晓知道是时候了,他取出一支玻璃管,将其按进注射枪的卡槽内,操控进化巢展开,露出一根心脏般的核心。

    咚、咚~

    一颗3米高的暗金色心脏在跳动,这就是进化巢的核心,苏晓将手中的注射枪刺入其中,向进化巢核心内注入【太阳鸟源血】。

    注射完的前几秒没反应,突然间,进化巢上飘飞的金色火星变得密集。

    进化巢的反应看似不小,实则释放出的波动始终稳定,这是当然的,早在两天前,苏晓就可以给进化巢大量注入【太阳鸟源血】,但为了求稳,他陆续分几次进行,这次是注入【太阳鸟源血】最多的一次。

    进化巢收拢起来,近两小时后,进化巢才有展开的趋势,苏晓接到一条关于进化巢的提示。

    【提示:进化巢已突变出新的分支器官,太阳之力储存囊。】

    【进化巢已拥有新特性:太阳之力赋予。】

    【太阳之力赋予:可赋予信仰太阳的士兵类单位太阳之力,让其永久掌握此身体能量,初始太阳之力为3100/3100点,被赋予者的火焰抗性、意志力、光系抗性、生命值上限、身体身体防御力均有所提升。】

    【野猪战士可通过消耗体内的太阳之力(此为身体能量),为武器加持「怒焰」效果,如野猪战士使用刃类武器,「怒焰」效果为附带火系伤害,如野猪战士使用重武器,如战锤、战斧等,「怒焰」效果在攻击时,将具有爆炎、火焰爆炸特性,造成范围伤害与击退效果。】

    【提示:此能力冷却时间为180秒。】

    【重装坦克可通过消耗体内的太阳之力,为自身加持「烈焰」效果,在使用头部的撞角撞击时,会造成冲击性极强的烈焰爆炸。】

    【提示:野猪战士与重装坦克的太阳之力,可通过休息恢复,或是沐浴在足够强的阳光下,加快恢复速度。】

    ……

    苏晓关闭提示,野猪战士新获得的能力很简单,它们体内有了太阳之力后,如果用的是重武器,战锤或战斧一类,可将体内的太阳之力灌注在武器上,下次攻击造成一次凶狠的火焰爆炸特性。

    这能力的威力如何还不清楚,冷却时间为3分钟,一名野猪战士在一场战斗中,能用2~3次。

    算上战争领主的「全能力等级提升Lv.10」的加成,野猪战士体内的太阳之力,能提升到每场战斗可使用3~5次「怒焰」。

    一名两名野猪战士有这种能力,不算什么,可如果全都有,一把把加持了「怒焰」效果的战锤轮起来,敌人的心理阴影面积会很大。

    ……

    海冰城市「洛亚什」,一处地下酒窖内,传送阵的微光亮起,几道身影出现,是圣诗、奥兰迪、光沐、天鬼兄弟、小佩等人。

    “光沐,这次的惨败,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

    天鬼兄弟中的弟弟鬼瞳开口,这扫把头小屁孩,难得不腹黑一次。

    听闻他的话,其他人都看向光沐,发现光沐的脸上没什么血色,忧心忡忡。

    见此,正在吃巧克力的小佩把手藏到身后,他的想法是:‘人家输了一场后那么自责,可他自己输了之后居然还想着吃,太惭愧了。’

    “鬼瞳说得对,这一轮输了,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别独自内疚。”

    圣诗开口,声音温柔。

    “?”

    光沐有那么点懵逼,随机‘苦笑’一声,表示她已领会其他人的好意。

    光沐是在自责?她自责个屁,她方才是在担心,要是其他人恩知道内部出了叛徒,会怎么收拾她,以及现在跑路的话,会不会被圣光乐园惩罚。

    正在这时,圣诗开口说道:

    “我们这次的阵营选择,有不小失误,天启乐园那边选了眷族同盟,现阶段,他们最有优势,眷族同盟足够激进,奥兰迪你们选择的极光议会太保守,就算你现在去通知那边的高层,他们也不会立即做出反应。”

    听圣诗这么说,其余人都表示赞同。

    “你的计划是?”

    奥兰迪说话间拿起瓶酒,拔开瓶塞喝下半瓶解渴。

    “我们进入这世界的时间很短,眷族三大势力的高层都不会特别相信我们,既然这样,我们就把事情闹大,不能单靠天启乐园那边联络眷族同盟,他们……他们的变数太多。”

    “闹大?这件事,在哨塔、眷族同盟、极光议会点头前,没有哪方敢闹大。”

    奥兰迪否定了圣诗的提议。

    “有一方敢,我们所在的是洛亚什,是审判所的司法城。”

    圣诗的话,让奥兰迪露出了然之色,如果通过审判所把这件事闹大,就相当于把哨塔、眷族同盟、极光议会这眷族三大势力架在火上烤,那三方势必会立即做出反应,而不是推诿着谁先出手。

    商定好这些,圣诗等人离开酒窖,直奔城中区的审判所。

    一小时后,审判所12层,一间气派、宽敞的办公室内,圣诗、奥兰迪、小佩等人都落座,每个人都神情严肃。

    隔着近两米宽的办公桌,一名身着法官服饰,戴着无框眼镜的眷族坐在这,他的脖颈右侧发青,隐约有金属的质感,此时他正翻看手中的几份文件。

    “几位,听说你们有急事?今天首席大法官身体有恙,如果事态的确紧急,我会转达给他老人家。”

    眷族法官放下手中的文件,看着对面的几人,他脸上的笑意,让人有种如沐春风感。

    “情况是这样的……”

    圣诗与眷族法官大致的叙述了情况,这些事,在之后都不会是秘密,现在传的越广越好。

    “边壤区……十几万野猪人异变……未注册在案的要塞,也就是说,这是股危险的新势力?”

    “没错。”

    “事情的确很严重,各位稍等,我马上去找首席大法官,”眷族法官走到门后,停下脚步说道:“各位,此事波及重大,几位稍等,在这期间一定别离开。”

    “好的。”

    圣诗言罢,开始闭目养神。

    房门关闭,走廊内,眷族法官拿出把匕首,毫不犹豫的在自己胸膛上划出一道血痕,转而,他满脸惊恐的高喊道:

    “杀人啦!!!救命啊!!!”

    高喊完这声,眷族法官·利·西尼威倒地昏迷,他的声音之高,审判所内大部分人都听到。

    圣诗、奥兰迪等人从房间内冲出,到了走廊后,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利·西尼威,以及走廊两侧的一名名执法卫,这些执法卫中,没有气息弱的。

    奥兰迪的脸颊狠狠抽动了下,他很真诚的说道:“各位,听我解释,边壤区……”

    “就是他们!快救我!!他们的目标是佛沃大人!快去保护佛沃大人!!”

    方才还仿佛要暴毙的利·西尼威,突然恢复力气,抬手指向奥兰迪,并将意图刺杀首席大法官·佛沃的罪名,顺手扣在奥兰迪头上,这屎盆子扣的娴熟至极。

    不仅如此,利·西尼威还趁机挺身而出,他自己都躺血泊里了,还惦记着让人去保护首席大法官·佛沃,这要是让佛沃知道,一定会在心中暗想:‘这狗腿子和我年轻时一样,值得重点培养,后继有人啊。’

    见此,一众执法卫的眼睛都红了,他们的想法是,这些贼人太猖狂!不仅潜入到审判所总部,还敢来刺杀利·西尼威先生,以及妄图刺杀审判所的最高掌权者,今天不拼命,那就不单是丢饭碗的问题。

    一声声炸响,将奥兰迪还没说出的话怼了回去。

    十几秒后。

    轰!

    奥兰迪从审判所的大楼内倒射而出,划过一条斜线,轰砸在斜下方的建筑内。

    坐在破碎的混凝土中,奥兰迪活动脖颈,但在下一秒,强烈的危机感出现,有什么东西锁定了他,那是,重炮级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