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网游小说 > 北宋有个好弟子 > 第三十章 宣节副尉
    “怎么可能?你真是童太尉?”

    听到赵荣的惊叫,童贯被弄得一楞,脸上虽然没有流露出来,心中却隐隐生出了一丝不快,旁边的黄裳却被赵荣的这一声惊叫吓了一跳,忙开口喝道:“赵荣,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大呼小叫?”

    “太尉恕罪,师父恕罪。”赵荣慌忙拱手谢罪,说道:“弟子失态,罪该万死,不过这也不能怪弟子一惊一乍,主要是童太尉与我昨天晚上梦到的人长得太象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所以弟子才惊叫出声。”

    “胡说八道!”黄裳呵斥道:“你在梦里,怎么可能梦到和童太尉生得一模一样的人?”

    “真的。”赵荣喊冤,说道:“弟子敢对天发誓,我昨天晚上真的梦见了一位与童太尉生得一模一样的人,还梦到他率领千军万马打进了幽州城,收回了我们大宋的燕云十六州。”

    轮到黄裳楞住了,童贯却来了兴趣,微笑着问道:“有这事?你真的梦到了一位与我相貌完全一样的人,带着军队打进了幽州城。”

    “草民不敢欺瞒太尉,千真万确真有此事。”赵荣赶紧赌咒发誓,又说道:“草民在梦里看得很清楚,那位与太尉你生得完全一样的人,身穿金衣金甲,带着无数的虎狼雄师,就象潮水一样的冲进了被契丹蛮夷霸占了近百年的幽州城,那位与太尉你生得一模一样的人,还亲手把我们大宋的旗帜插到了幽州城,宣布说我大宋百年国耻,今日可雪!”

    “哈哈哈哈哈哈哈!”童贯捋须大笑了,笑得还无比的开心,然后又笑容满面的转向黄裳,说道:“演山,这话是你教的吧?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也只有你最清楚了。”

    “没有。”黄裳赶紧摇头,说道:“道夫,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不但没有教过他说这种话,也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过道夫你的生平最大愿望。”

    “太尉,草民也可以对天发誓,这些话真不是师父教我说的,如有虚言,草民愿受天谴。”赵荣赶紧伏地拜倒,先发誓说这些话不是黄裳自己说的,然后才又说道:“草民真的是在昨天晚上梦见了这件事,在梦里看到了太尉你率军杀进了幽州城,收回了燕云十六州。”

    童贯再度大笑了,先是在心里说了一句如果真有此事,那倒绝对是个好兆头,然后才向赵荣摆手说道:“起来吧,不必多礼了。”

    赵荣恭敬道谢,又谢过了自己的失仪之罪,然后才站起身来,童贯也这才上下打量赵荣,结果也还算好,托了便宜老爸遗传基因的福,赵荣长得也还算是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勉强算得上是一个俊秀少年,给童贯留下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印象。然后童贯又微笑说道:“你叫赵荣?今年多大了?”

    “回禀太尉,草民是叫赵荣,今年一十九岁。”赵荣声音清朗的回答道。

    “不错。”童贯笑笑,说道:“老夫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听到你的名字了,刚才在散朝回家的路上,就已经有人在老夫面前提起过你,对你还颇多褒奖。”

    听到这话,不知道内情的赵荣当然无比奇怪,旁边的黄裳更是好奇,忍不住问道:“道夫,今天在散朝路上,已经有人对你提起过我这劣徒?是谁?我今天没有和你一同回家啊?”

    “是蔡相公的大公子,蔡攸。”

    童贯微笑回答,也这才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对黄裳大概说了,黄裳听了自然更是大奇,忙向赵荣问道:“荣儿,你何时结识的蔡攸蔡学士?我怎么半点都不知道。”

    “师父恕罪,徒儿是昨天晚上认识的蔡学士。”赵荣也这才确定自己昨天晚上遇到的人确实是蔡京的儿子,忙先把昨天晚上遇到的事对黄裳大概说了,然后又解释道:“徒儿以为这只是一件小事,所以就没向师父你禀报,但徒儿万万没有想到,蔡学士会主动向童太尉提起这事。”

    “原来如此。”黄裳恍然大悟,然后又微笑骂道:“小兔崽子,运气倒好,居然能在瓦舍里遇见蔡相公的大公子,还能获得他的赏识,让他生出举荐你荫补为官的念头,这福分简直没人能比了。”

    “赵荣,老夫问你。”童贯又看着赵荣问道:“既然蔡学士好意举荐你荫补为官,你为何还要开口拒绝,不肯接受他的好意?”

    “回禀太尉。”赵荣想都不想就答道:“草民是太尉你让师父写信召唤来开封的,既然草民是来开封拜见你,又岂能因为别人的好意提携,到其他人的麾下任事?那岂不是见异思迁,有奶就是娘?所以别说只是一个荫补官职了,蔡学士就算答应让草民出任地方大员,草民也万万不敢接受他的好意。”

    童贯笑了,笑得还十分欣慰,然后童贯还转向黄裳说道:“不愧是演山兄调教出来的弟子,果然是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如果换成了是其他人,肯定今天已经跟着蔡学士跑到了蔡相公的府上,去给蔡相公磕头了。”

    “道夫夸奖。”黄裳颇为欣慰的说道:“这小兔崽子总算没给老夫丢脸,他昨天晚上如果接受了蔡学士的招揽,老夫这辈子恐怕都没脸见你童道夫了。”

    “是你眼光好啊。”童贯笑笑,说道:“老夫麾下那些人,那怕有三成人能够象他这样,老夫也就心满意足了。”

    “道夫夸奖。”黄裳赶紧谦虚,然后又向赵荣喝道:“荣儿,听到没有?童太尉在夸奖你,还不快行礼道谢?”

    赵荣答应,赶紧又向童贯行礼道谢,童贯挥挥手,说道:“免了,只要你以后能够继续这样,再接再厉,就已经是对老夫的最大感谢了。”

    赵荣忙赌咒发誓的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忘了自己是童贯的帮凶走狗,然后又恭恭敬敬的呈上礼盒,说道:“太尉,草民初见太尉,无以为敬,只带来了一副李成的画作真迹,请太尉笑纳。”

    “李成的真迹?”童贯一听又笑了,向黄裳问道:“演山,是你的主意吧?知道我喜欢这些东西,所以叫你的弟子投我所好。”

    黄裳尴尬笑笑,算是默认,童贯则又笑道:“也罢,既然这是你们师徒的一番好意,那我就收下了,放那里吧。”

    赵荣答应,忙将那个礼盒恭恭敬敬的放在了童贯的书案上,童贯则闭目了盘算片刻,然后提笔写了一张条子,盖上了他的私人印信,然后递给赵荣说道:“赵荣,你现在年纪还小,不能一下子把你提拔得太高,先在禁军里做一个宣节副尉吧,拿这张条子去见兵部侍郎王诏,他会给你安排。等以后边疆有事,我派你去军队里历练历练,然后再继续提拔。”

    赵荣赶紧道谢,然后毕恭毕敬的接过了童贯开出的条子,黄裳却多少有些担心,说道:“道夫,赵荣从来没有任何军旅经历,你一下子就把他提拔为宣节副尉,是不是太高了?”

    “怕什么?”童贯傲然回答道:“老夫要用的人,谁敢多问半句?”

    黄裳无奈,也只好替弟子谢过了童贯的提携,结果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有人入报,说是内廷传旨,宣诏童贯进宫奏对,童贯答应后,黄裳忙起身说道:“道夫,既然是内廷召唤,那就不敢打扰你的大事,改日我再带着这个弟子来向你磕头道谢。”

    “去吧。”童贯随口说道:“下次一起喝酒。”

    黄裳答应,忙领了赵荣一起告辞出门,然后在同车返回黄裳住所的时候,赵荣当然是迫不及待向黄裳问道:“师父,童太尉封给我的宣节副尉,到底是多大的官?”

    “武职正八品下。”

    黄裳的随口回答让赵荣兴奋不已,万没料到自己只是刚见到童贯一面,就弄到了距离七品只差一级的正八品武职,然后赵荣赶紧又问道:“师父,那这个宣节副尉有多大的权力?”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没有。”

    黄裳的回答让赵荣傻眼,然后黄裳才又解释道:“宣节副尉本来就是有官名无职事的散官,除非上峰有事安排,才能临时职掌任事,否则就只能住在家里光领俸禄,你又这么年轻,在京城禁军里毫无根基,京城禁军里大小将官多如牛毛,有实权的位置僧多粥少,殿帅府怎么可能会给你派实职?所以为师基本上可以肯定,你最多就是到殿帅府挂个号,然后就会被打发回家听候召唤,光领俸禄不掌任何实权。。”

    “原来只是一个闲官啊。”赵荣一听叫苦了,心道:“我以为可以带兵管兵,象岳飞、韩世忠他们一样练出一支精兵。”

    “一上来就是正八品,你还不满足?”黄裳呵斥道:“你知不知道,你师父我虽然是状元出身,但是我就算考中了全国第一,入仕后当的第一个官也不过是从七品的大理寺评事,比你现在只高一级。”

    “还有。”黄裳又补充道:“也多亏了你意志坚定,没有接受蔡攸的招揽,不然的话,你这辈子恐怕都当不上这个正八品官。”

    “师父此言何意?”赵荣好奇问道:“弟子刚到开封,对官场几乎一无所知,毫无了解,还请师父说仔细一些。”

    “荫补官是仕途正道不假。”黄裳解释道:“但就算是蔡学士从蔡相公那里替你弄到名额,奏请朝廷荫补你入仕为官,按照我朝典制,也只能是封你一个从九品的官职,以后升迁还有无数限制,可以说是走这一条路入仕,一辈子都只能走一条羊肠小道,除非是象他蔡学士一样有大的机缘,有蔡相公那样的靠山,可以经常见到官家邀宠献媚,否则就很难有大的发展。”

    说到这,黄裳稍微顿了一顿,又补充道:“但是道夫给你弄的官职不同,升迁既没有任何限制,武官升迁还远比文官容易,还有机会可以由武转文,进入文官行列,前途更加不可限量。”

    赵荣这才终于明白其中原因,暗暗庆幸自己站对了位置之余,赵荣忙又向黄裳道谢道:“多谢恩师,如果不是恩师与童太尉私交极好,学生那里会有这样的机缘,一上来就当上武职八品。”

    “慢慢熬吧。”黄裳拍拍赵荣的肩膀,说道:“宣节副尉虽然是闲职,但是道夫刚才说得很明白,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把你放到边疆上去历练,然后你只要稍微熬上几年,道夫自然会给你安排一些军功,再然后你就有希望升官了。”

    “几年?”答应过一年之内当上七品官的赵荣有些担心,忙问道:“师父,那有没有更快的升官办法?”

    “那就要看你的运气了。”黄裳微笑说道:“如果你运气好,在短时间内赶上边疆出事,到了边疆后我们大宋军队又顺利取胜,道夫再给你安排一点功劳,那你当然有希望很快就升上来。”

    赵荣听得愁眉苦脸,暗道:“那我运气如果不好怎么办?还有,弱宋弱宋,就算我运气好,在短时间内遇到边疆出事,也捞到了到边疆镀金的机会,大宋军队又打不了胜仗怎么办?一年以内升不到七品官,我媳妇就要嫁别人了。”

    担心也没有任何作用,按照黄裳的安排,赵荣只能是赶紧在黄裳的住所附近租下了一个小院子,弄到了一个在开封城里的固定住所,然后又带着童贯的条子和礼物赶来兵部,拜见现在的兵部侍郎王诏,然后也还算好,花了一些交子搞定了王诏的手下人后,赵荣还是很快就见到了王诏,一边呈上丰厚礼物,一边把童贯的条子当面交给了王诏。

    童贯亲笔开出的条子自然无比管用,看完了童贯的条子,王诏马上就叫来了手下书吏,当做赵荣的面给赵荣伪造了一份从军履历,声称说赵荣十七岁就以良家子身份加入了两浙路的禁军部队,因为武艺高强直接出任了脸上不需要刺字的低级军官,一年多前在海上剿匪有功,封为从九品的陪戎校尉,一年前在江阴亲手生擒江匪三人,升为从八品的御侮副尉,然后训练士卒得力,官升御侮校尉,最近又在太湖夺得水匪船只一艘,力斩水匪两名,官升宣节副尉,调京畿禁军部队听用!

    看完了大宋兵部为自己伪造的从军升迁履历,又领到了兵部发给自己的关防文书,赵荣心中不但没有特别的欢喜,相反还满脸的苦笑,暗道:“这就是大宋的官场,我这个连刀把子都没有摸过的人,竟然在履历上三笔两笔就当上了一个基层武将,还是正八品,无数真正的军人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卖命一辈子,恐怕也混不到一个正八品的武将啊。”

    感叹过后,赵荣又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心道:“京城禁军?这么说,高俅那个卖球的,现在就是我的上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