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网游小说 > 北宋有个好弟子 > 第二十九章 拜见童贯
    之前赵荣担心黄裳租住的房屋住不下自己和赵小乙等人是对的,黄裳租住的房屋之狭小,还在赵荣的想象之上——就一个小小的院落,三间普普通通的瓦房,与寻常的普通民居没有任何区别,以至于按照书信上的地址找到了地方时,赵荣还有些怀疑自己是找错了地,最后还是看到曾经在润州见过的黄裳随从,赵荣才敢确认这里确实是黄裳的住处。

    赵荣的运气也还算不错,找到黄裳的住所时,已经升任为宋徽宗国事顾问的黄裳正好在家,还亲自出门来迎接弟子的到来,赵荣见了也不敢怠慢,赶紧在院子里直接双膝跪倒,恭恭敬敬的顿首说道:“弟子赵荣,见过师父,师父,你老人家别来可好?”

    “为师很好,不必多礼,快快起来。”黄裳亲手搀起赵荣,又一边上下打量着赵荣,一边微笑着说道:“不错,才两个多月不见,好象变稳重了一些,近来情况如何?”

    “托师父的福,一切安好。”赵荣赶紧回答,又不无谄媚的说道:“师父,两个多月不见,你好象年轻了一些。”

    “年轻了一些?”黄裳一听笑了,笑着说道:“嘴还是和以前一样甜,你师父老了,还只会越来越老,怎么可能会越长越年轻?”

    “师父,这弟子就要斗胆反驳你了。”混过事业单位的赵荣别的不行,拍马屁的话向来就是张口就来,说道:“两个多月前,师父你虽然也精神矍铄,但精气神那有现在这么好?说话的声音也不如现在这么洪亮,不是越长越年轻是什么?”

    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黄裳也不例外,听到赵荣这话后先是一阵大笑,骂了一句赵荣胡说八道,然后又亲热的拍拍赵荣肩膀,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到了客厅坐下,我们师徒再细细述说别来之情。”

    赵荣恭敬答应,忙搀着黄裳往客厅里走,黄裳也不谦让,任由赵荣把他搀进客厅后到主位上坐下,然后就招呼道:“随便坐,就当回到了你自己的家里,用不着拘束。”

    赵荣答应,忙到下首处坐下,然后又好奇打量了一下黄裳住所的客厅布置,见黄裳的客厅里虽然挂满了各种字画,房子却又窄又小,光线也不够明亮,便不由有些欲言又止。黄裳看出赵荣的心思,便笑着说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你师父住的这地方又窄又小,光线还特别昏暗?”

    “师父恕罪,恕徒儿直言,这房子确实有些配不上你的身份。”赵荣也不客气,直接就说道:“师父你已经是朝廷的堂堂三品大员了,怎么还住在这样的房子里?这也未免太委屈你了吧?”

    言罢,赵荣又主动说道:“师父,徒儿冒昧,如果你确实手头不够方便的话,要不徒儿在开封城里给你买一套大一点的房子,孝敬给你老人家?”

    “好啊。”黄裳笑着一口答应,又随口说道:“荣儿,如果你真的有心,也用不着买大的宅子送我,就把这套宅子买下来送给我就行了。”

    “这怎么能行?”这次带来了大把交子的赵荣马上说道:“既然要孝敬师父,徒儿得买一套大一点的宅子,怎么能买这么小的宅子?”

    “荣儿,你知道这套宅子要卖多少钱吗?”黄裳含笑问道。。

    “不知道。”赵荣坦然摇头,又说道:“徒儿也没有买卖过房屋,不过看这样子,这套房子了不起值几百贯吧?”

    “几百贯?”黄裳大笑出声,捋着胡须笑道:“荣儿,你知不知道,几百贯钱,只是这套房子的零头!这套房子现在在市面上,最少要卖九千五百贯!”

    “九千五百贯?!”土包子赵荣惊叫出声,难以置信的说道:“这么贵?”

    “这里是开封。”黄裳笑笑,说道:“为师的情况已经算好的了,知不知道?大名鼎鼎的苏轼苏东坡,官宦人家出身,可是他来开封赶考的时候,照样连开封城里的房子都租不起,只能是在城外的兴国寺租了一间房子住宿。后来他差不多当了一辈子的官,也没能在这开封城里买下一套房屋,连儿子结婚都只能是借朋友的房子当婚房。”

    赵荣彻底无语了,半晌才苦笑着说道:“以前只知道不到东京不知道官小,现在才知道,不到东京岂止是不知道官小,还得不知道房子的价格能有多贵。”

    感叹完了这个时代的开封房价比后世的帝都房价更加变态,赵荣又硬着头皮说道:“不过也没什么,徒儿的家境还算不错,这次进京也带了一些钱财,如果师父真的喜欢这套房子,徒儿还是把他买下来孝敬师父。”

    “行了,有这份心就行了,为师和你说笑呢。”黄裳笑笑,说道:“你这次进京处处都要用钱,还极有可能得象为师一样租下一套房子居住,手里也肯定特别紧张,为师那忍心再让你雪上加霜?”

    赵荣尴尬苦笑,只能是赶紧谢过了黄裳的替自己考虑,黄裳则又问道:“对了,上次为师不是给你列了一份书单吗?你都读了那些书,说了给为师听一听。”

    汗水有些渗出赵荣的额头,吞吞吐吐了半天,赵荣才硬着头皮说道:“师父恕罪,因为时间太短,弟子只是读了点《论语》和《中庸》,其他的书籍经义,弟子还来不及仔细研读。”

    黄裳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然后苦笑说道:“和我预料的一样,你的性子太过跳脱活泼,没有人监督,你肯定是很难定下心来好生读书。”

    苦笑过后,黄裳又说道:“不过没关系,你这次来京城拜见道夫,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留在京城住上一段时间,老夫这个端明殿学士也不是太忙,富裕时间很多,正好可以腾出时间来好生教你。”

    听到这话,害怕读什么子曰诗云的赵荣当然是心中叫苦,可是又毫无办法,只能是老老实实的违心道谢,然后又赶紧转移话题道:“师父,你这次叫弟子来东京拜见童太尉,不知道什么时候去?”

    “随时都可以去,老夫与道夫关系不错,见他不用提前预约时间。”黄裳淡淡说道:“择日不如撞日,要不今天就去吧,一会吃过了午饭,老夫就领你去见道夫。”

    “那好。”赵荣慌忙答应,说道:“师父,那徒儿现在就去附近找一家客栈,先把行李安顿好,换一身衣服,然后就陪你去拜见童太尉。”

    黄裳点头表示同意,赵荣本想马上起身去找客栈时,却又想起了一件大事,忙说道:“师父,还有件事,说了你可别生气,自古以来晚辈拜见长辈都从来没有空手的道理,更何况是拜见童太尉这样的高官?所以一会去见童太尉的时候,晚辈打算带一份重礼,师父你可千万别责怪徒儿随波逐流,为人那个……。”

    “那你准备带多重的礼?”黄裳不动声色的问道。

    咬了咬牙,赵荣说道:“既然童太尉有意提携徒儿,徒儿打算带两千、哦不,三千贯的重礼。”

    “三千贯也算重礼?”黄裳一听笑了,说道:“区区三千贯,你以为道夫会放在眼里?还有,听你口气,你这次带来的钱财似乎也不是太多,一见面就送了三千贯,将来道夫把你的事情办成了,你还如何答谢于他?”

    赵荣仔细一想发现也是,别的不说,光凭东京开封这变态房价,自己把区区三千贯送到权倾朝野的童贯面前,的确是很难让童贯眨上一下眼皮,还有自己这次带来的金银交子加在一起,了不起就是能凑上一万贯,见面就送了三千贯,再扣除自己将来的衣食住行的花消,等童贯把自己的事情办成的时候,自己还能拿出多少来答谢他?

    考虑到了这些情况后,赵荣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赶紧问道:“师父,你以你之见,徒儿该如何是好?”

    黄裳替徒弟盘算,片刻后才说道:“这样吧,给道夫送一幅名人字画,道夫虽是内臣,却也喜好风雅,还时常拿字画进献给当今官家,你送字画既花费不大,也容易讨得他的欢心。”

    “那好。”赵荣马上起身说道:“徒儿现在就去买,请问师父,在这东京城里,那里能够买到名人字画?”

    黄裳没有立即回答,又替赵荣盘算了一下才摇头说道:“东京城里的古玩店虽多,但是出售的字画赝品也极多,能否买到名家真迹,还得看运气,仓促之间,为师也想不到那家店里可以担保买到名家真迹。”

    “那怎么办?”

    赵荣哭丧起脸了,黄裳则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也罢,既然你我师徒一场,那我这个当师父的,也不能不尽力帮你这个徒弟。这样吧,我这里刚好有一幅李成的真迹,一会你把这幅字画带上,拿去当做见面礼送给道夫吧。”

    “这怎么行?”赵荣赶紧下拜推辞,说道:“徒儿不才,那敢拿恩师的心爱之物送给别人?”

    “用不着客气。”黄裳挥手,颇是洒脱的说道:“你是我的弟子,如果真能靠着道夫的提携出人头地,那为师也能脸上添彩,字画不过雅玩之物,拿给你当做拜见道夫的敲门砖又算什么?起来吧,就这么定了。”

    赵荣仍然推辞,黄裳却坚持这么决定,赵荣见了无奈,只能是向黄裳郑重行礼,激动说道:“师父如此深恩,徒儿就是粉身碎骨,也难报答恩师的恩情之万一。徒儿发誓,倘若徒儿真有出人头地那天,一定会找来十幅李成的真迹还给师父!”

    “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黄裳温和微笑,又说道:“快去安顿行李吧,一会我们一起吃午饭,然后就到道夫的门上去拜访。”

    赵荣顿首道谢,赶紧领了赵小乙和武松出门,先找了一家客栈安顿好行李包裹,让赵小乙和武松留在客栈里等待自己归来,又换来一身干净衣服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玉树临风,然后才重新回到黄裳的住处,陪着黄裳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饭,最后又捧了黄裳早就准备好的李成真迹,雇了辆车便直往童贯的住处而来。

    童贯的府邸之庞大豪华当然让赵荣大开了一把眼界,在寸土尺金的宫城旁边,童贯府邸的占地面积少说也有十来亩地,院子里亭台楼阁数不数,院墙又高又厚全部涂满赤石脂,朱漆大门更是宽达丈余,门前还有持刀荷枪的兵丁守卫,没有一处不透着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还不算,到得童府大门前时,门前的街道两旁还停满了轿子和各色车辆,到处都是轿夫、车夫和挑着礼盒的大小官员,还有拿着名刺排队求见大小官员,不时还能听到童府门子对文武官员的大声呵斥,威风不可一世。

    有一位好师父就是方便,把赵荣领到了童贯府门前后,黄裳也不排队,更没有拿出什么门敬名刺递给门子,直接就对童府门子说道:“烦劳通禀一声,就说黄裳有事求见。”

    听到这话,之前还在大声呵斥排队求见官员的童府门子也不多说什么,向黄裳行了一个礼就飞奔进去通禀,旁边排队求见的大小官员则无一不是用羡慕的眼神打量黄裳和赵荣师徒,期间还有认识黄裳的文武官员上来行礼,语气也颇是谄媚。

    看到这点,赵荣的心里也难免有些紧张,知道这次见面肯定关系自己的前途未来,还有自己能否在一年之内当上七品官员迎娶米凝,所以赵荣还忍不住又在心里琢磨,暗道:“怎么办?一会见到了童贯,我该如何说话拍他的马屁?又该如何让他对我留下深刻印象,经常能想起我提拔我?”

    “象这些人一样说话,恐怕是不行的。”看着那些排队求见的文武官员,赵荣心里继续琢磨,心道:“天天都有这么多马屁精排队求见,寻常的马屁童贯肯定早就免疫了,最好的办法,是想出一个别出心裁的马屁先声夺人,然后才有可能让童贯对我留下深刻印象。不然的话,就算童贯看在我师父的面子稍微提拔一下我,过后也很可能会把我忘了。”

    “童贯最喜欢什么呢?”绞尽脑汁的飞快盘算间,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跃入了赵荣的脑海,让赵荣忍不住在心里说道:“要不冒一个险,挑童贯最喜欢的那句话说?历史书上可是说了,童贯那个太监最大的梦想就是……。”

    盘算到这里的时候,一个门子已经飞奔出了童府大门,大声说道:“有请端明殿学士黄裳黄老先生。”

    “荣儿,走。”

    黄裳向赵荣招呼,赵荣赶紧点头,同时也在心里拿定主意,暗道:“就这么办,富贵险中求,就冒这个险!”

    黄裳很明显是常来童贯家里的人,领着赵荣一路穿廊过院,很快就把赵荣领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客厅门前,进门时还又低声叮嘱了一句,“别紧张,象平时一样说话就行了,道夫的性格还算随和。”

    赵荣点头,然后才捧着装在檀木盒子里的李成真迹抬步进房,也一眼就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手拿毛笔,正在一个书案的旁边批阅着公文,听到脚步声后,那老头还头也不抬,直接就用颇为浑厚的嗓音说道:“演山来了?随便坐,稍等片刻,我先把这道公文批了。”

    “忙你的,别管我。”

    黄裳回答,然后直接坐到了旁边的客人椅子上,赵荣当然不敢随便落坐,捧着礼盒只是老实站在房中,同时赵荣心里也颇为奇怪,心道:“怎么回事?童贯不是太监吗?怎么声音一点都不尖锐,还比我师父的声音更浑厚?”

    赵荣这么心里奇怪的时候,童贯已经在那道公文上龙飞凤舞的批注了几笔,又动作潇洒的把毛笔往旁边的笔洗里一扔,然后才抬起头来查看赵荣,结果更加让赵荣傻眼的是,出现在自己的宋朝头号名太监童贯,竟然是一个方脸浓眉的魁梧老头,不但脸上肌肉不见半点松弛,显得极其英武威猛,颌下还生有三绺胡须!

    没错,胡须!

    赵荣看得清清楚楚,南北两宋最有名的大太监童贯,下巴上真的生得有三绺胡须!

    这点也让赵荣忍不住想起那句著名的台词——做太监做到长胡子,这么有突破性?

    也还好,计划需要,赵荣也不用再掩饰什么,直接就面露惊骇,还直接就惊叫出口,“怎么可能?你真是童太尉?”

    “什么意思?”童贯被赵荣的惊叫弄得一楞,心中还隐隐生出了一丝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