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网游小说 > 北宋有个好弟子 > 第二十八章 被人利用
    历史不是很好,不知道蔡攸蔡大公子在历史上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但是光听到‘蔡京’两个字就足够了,得知面前这个三四十岁年纪的中年男子就是蔡京的长子蔡攸,赵荣还是一下子就张大了嘴巴,心里还惊叫道:“真的假的?我来看一个女子相扑,也能遇到蔡京的儿子?还是蔡京的大儿子?这个叫吴敏的,该不会是哄我玩吧?”

    “公子,怎么样?”蔡攸又开口了,微笑说道:“荫补的官虽然及不上科举的官,但也算是官场正途,怎么都比走其他门路当上的官强上一点,有没有兴趣?”

    “这位公子,还不快谢谢蔡大官人?”吴敏也微笑说道:“机会难得,你的恩师黄老先生虽是端明殿学士,但他的官职品级仅是三品,按照朝廷的规制,只能是举荐子孙荫补为官,无权举荐学生或者门客,所以你即便答应了,蔡大官人还得在他父亲那里想想办法,然后才能替你弄到一个名额啊。蔡大官人对你这么好,你还不快道谢?”

    (宋朝时每逢郊祀之年,宰相一次最多可以举荐五名荫补官员,而且不需要有血缘关系。)

    悄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按捺不住心中好奇,赵荣还是附到了吴敏的耳边,低声问道:“吴大官人,蔡学士不是在开玩笑吧?我和他无亲无故,只是初次相识,他能就这么举荐我荫补为官?还有,这位蔡学士,真的是蔡相公的大公子?”

    吴敏笑了,先和蔡攸耳语了几句,然后才对赵荣说道:“这位公子,你可以不信,但你只要答应了,这位蔡大官人就一定替你做到这事,而且还不需要你任何答谢。还有,如果你怀疑蔡官人的身份是真是假,这又好办,明天你带一个帖子,到梁门西大街的蔡相公府上拜访,你就可以知道真假了。”

    见吴敏说得如此自信,还主动教自己如何辨别蔡攸的身份真假,赵荣不由信了八分,心道:“难道是真的?这个蔡攸真的是蔡京的大儿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只要答应了,借着蔡攸的帮忙荫补为官,那我岂不是同时抱住了童贯和蔡京两根粗大腿?”

    “公子,怎么?欢喜得傻了?”吴敏又微笑着催促道:“答不答应,你是给一句话啊。”

    看看表情不象是在开玩笑的吴敏,又看看旁边笑得轻松自在的蔡攸,赵荣几乎脱口就想接受蔡攸的好意举荐,但是话到嘴边时,赵荣却又突然冷静了下来,赶紧在心里说道:“先别急,不能冲动!就算他真是蔡京的大儿子又怎么样,无缘无故的,他凭什么要举荐我荫补为官?还有,这个吴敏说得很清楚,我师父就算已经是三品大员了,按规矩也没有权力举荐我荫补为官,蔡攸想要做到这点,还得走他亲爹的门路,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他有什么目的?”

    分析起蔡攸的目的时,在事业单位混过一段时间的赵荣自然是马上就想起了目前在朝廷里一手遮天的童贯,也立即隐约猜出了蔡攸的用意,心道:“肯定是因为童贯!这个蔡攸肯定是想拍童贯的马屁,又知道童贯有意提携我,所以想抢先替童贯把我的事情给办了,让童贯承他的人情感谢他,不然的话,他除非吃错了药才把这个机会送给我。”

    “那我是否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呢?”赵荣又在心里盘算,暗道:“如果答应的话,我倒是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把蔡京的大腿给抱住,但是,童贯会怎么想?”

    考虑到了童贯的反应,赵荣身上已经开始沸腾的热血忽然冷却了下来,在心里说道:“绝对不能忘记考虑童贯的反应,我是他让黄裳写信把我给叫到开封来的,除了想给我一个机会提携我以外,肯定还要让我加入他的派系,成为他的帮凶走狗,我如果贪图蔡攸许诺的荫补名额,借着这个机会抱上了蔡京的大腿,童贯肯定会觉得我做人没有立场,墙头草随风倒,有奶就是娘,即便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不会把我怎么样,以后也一定会把我当做外人看待。”

    “还有。”在这一瞬间,赵荣的心里还考虑得更加长远,又在心里说道:“就算我抱住了蔡京的大腿又怎么样?蔡攸是看在童贯的面子上才给我这个机会,借着我拍了童贯的马屁以后,肯定会把我忘在脑后,以后再也不管我的死活,我以后再想更进一步肯定是难如登天。但是童贯不同,他和我的师父黄裳称兄道弟,将来还要一起出兵去征讨方腊,就凭这一层关系,我就可以在他的面前混一个面熟,让他可以经常想起我,也有机会就提携我。”

    不止如此,除了这些利害关系之外,赵荣还有突然想起了自己在二十一世纪时看到的一篇历史文章,北宋六贼之一的朱勔,虽然是靠抱着蔡京的粗大腿上位,但是蔡京却是请童贯出手,给朱勔伪造了假军籍和假军功,才把朱勔给拉进了北宋官场——蔡京如果真有本事直接把朱勔提携上位,何必还要去求童贯?

    赵荣盘算的时候,吴敏已经有些等得不耐烦了,催促道:“这位公子,怎么不说话?答不答应你应一句话啊?还有,别怪我没提醒你,机缘难得,错过了这个村,以后可就没有这家店了。”

    悄悄的深呼吸了一口气,赵荣下定决心,向一直微笑不语的蔡攸拱手说道:“蔡大官人,万分感谢你的一片好意,今后但有机会,在下一定当牛做马,结草衔环,报答大官人你的这份恩情。可是实在对不住,在下虽然感谢大官人你的恩义,却无法消受你的这份恩情,所以在下只能是对大官人你说一句抱歉,感谢却不能接受。”

    “啥?”吴敏一惊,问道:“这位公子,你不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蔡攸也不动声色的问道:“这位公子,莫非你以为我是在戏耍你?”

    “当然不是。”赵荣赶紧摇头,又坦然说道:“在下为什么不敢领受大官人你的好意,原因是什么在下也不敢欺瞒,在下只问大官人一句,假如是大官人你写信召唤在下从千里之外的润州来到这开封城内,在下遇到了其他机缘,马上就改换门庭,大官人你会怎么想?”

    蔡攸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微微一笑,说道:“公子所言极是,确实是这个道理,是我唐突了,行,这事就算没发生过吧,我不会放在心上的,我们看相扑。”

    也是凑巧,恰在此时,两个颇有姿色的健壮女子,已经穿着短袖无领的服装上到了擂台之上,挤满观众的瓦舍中也马上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音,然后还有人开始下注赌究竟是那一名女子相扑获胜,蔡攸也把注意力转移到擂台上,再不理会赵荣,吴敏不解的看了赵荣一眼后,也扭头去看了相扑,赵荣则心里嘀咕,暗道:“童贯,童公公,我对你这么忠心,你应该重赏我吧?”

    所谓的女子相扑当然远远比不上男子相扑那么激烈,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期间的香艳场面,结果赵荣等人也没白来一趟,比赛期间,两名女子的衣服都出现了被对手扯开的情况,白嫩的肉体暴露间,场中喊叫声和口哨声也此起彼伏——赵荣还清楚看到,身为蔡京长子的蔡攸,也在女选手走光的时候吹起了口哨,大声品评女子身材,丝毫没有任何朝廷高官的矜持和庄重。

    当然,赵荣的历史如果能够再好一点,知道蔡攸为了讨好宋徽宗,经常在皇宫宴会上打扮成小丑说一些淫词浪语,那赵荣就肯定不会有任何的奇怪。

    事还没完,过了一段时间后,当比赛结束的时候,一直站在赵荣旁边的蔡攸先是打了一个呵欠,招呼吴敏回家休息,然后还没忘了向赵荣拱手告辞,说道:“这位公子,时间不早,我得回去休息了,就此别过,有缘再会。”

    “有缘再会。”

    赵荣慌忙还礼,蔡攸微笑着点点头,又突然想起一事,忙又说道:“对了,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公子你的高姓大名。”

    “不敢当。”赵荣忙答道:“在下赵荣,侥幸与官家同姓,荣耀之荣。”

    “原来是赵荣赵公子。”蔡攸笑笑,说道:“我会记住这个名字的。”

    说完了这句话,蔡攸再不多语,领了吴敏就出门离开了瓦舍,此前一直躲藏在人群中的随从也赶紧跟上,然后还是在出了瓦舍大门,走到人少的地方的时候,吴敏才十分不满的说道:“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黄毛小子,公子你好心提携于他,他居然还敢拒绝。”

    “不要小看了他。”蔡攸不动声色的说道:“没注意到他是仔细考虑了片刻,然后才谢绝了我的好意提携吗?此人思虑周详,行事稳重,倘若童内相真的给他机会,只怕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他坏了公子的大事,公子你还这么看得起他?”吴敏好奇问道:“他谢绝公子的提携,让公子你错过了卖一个人情给童内相的机会,公子你就半点不放在心上?”

    “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何必要放在心上?”蔡攸微微一笑,说道:“再说了,他又坏了我什么大事?有的时候,想卖人情给别人,不需要做什么实事,只需要嘴上说一说就行了。”

    “公子此言何意?”吴敏听得有些不解。

    “明天你就知道了。”蔡攸微笑说道:“明天散朝的时候,你在皇宫门外等我,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见童相,你替我帮衬几句。”

    带着无尽的好奇,第二天早朝的时候,蔡攸的死党吴敏早早就来到了皇宫门外等候,好在这一天的朝会持续时间不长,才刚到了天色全明时,五更时上朝的文武百官就已经散朝出宫,蔡攸还是第一批走出宫门的官员,然后与吴敏相遇后,蔡攸也不说话,只是对吴敏使了一个眼色,吴敏会意,同样也不说话,只是与蔡攸并肩而立,等待童贯散朝出宫。

    蔡攸和吴敏也没白等,又过得片刻,童贯便在一帮官员的簇拥下走出了宫门,然后乘着童贯辞别了众人上马准备回家时,蔡攸忙迎上去向童贯拱手行礼,满脸堆笑的问道:“太尉,今天宫里没事,这么早就回家了?”

    “今天宫里没事,但是西北有事,西夏蛮夷蠢蠢欲动,这段时间一直在边境上寻衅滋事,可能会有大的动作,所以想回去早点料理军务。”童贯微笑着回答道。

    “太尉辛苦。”蔡攸忙说道:“不过太尉一定得多加保重,大宋军务重事全都压在你一个人的身上,你可千万得保重身体啊。”

    “没事,老夫这把老骨头还撑得住。”童贯笑笑,说道:“贤侄,如果没有其他的事,老夫就先走了。”

    “太尉请。”蔡攸忙亲自为童贯牵马,侍侯童贯上马回家,然后还是在童贯骑上了战马时,蔡攸才仿佛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忙说道:“对了,晚辈还差点忘记向太尉道喜了,恭喜太尉,贺喜太尉了。”

    “喜从何来?”童贯当然莫名其妙的问道。

    “恭喜太尉麾下又添一名贤才啊。”蔡攸笑着说道。

    “又添一名贤才?贤侄此言何意?”

    童贯越听越糊涂了,蔡攸笑笑,也这才把自己昨天晚上与赵荣见面的经过对童贯大概说了,期间还添油加醋,极力称赞赵荣的聪明才智,卓尔不群,然后又随口说了自己想替童贯提携赵荣却遭到赵荣拒绝的经过,童贯听了大奇,说道:“演山兄的那个弟子,竟然能有如此福分,能够在闹市之上与贤侄你偶遇?”

    “正是如此。”蔡攸点头,又微笑说道:“开始晚辈倒是不知道他是演山先生的弟子,可是看到他拿出了太尉你的那把折扇之后,晚辈就马上猜到他肯定与太尉你有关系,也这才和他攀谈了起来,知道了他的情况。”

    事情到了这步,吴敏又明白了蔡攸的意思,忙说道:“太尉,当时下官真的有些不敢相信,蔡学士他好意替太尉你提携那位赵公子,那位赵公子竟然能开口拒绝。但仔细一想之后,下官又马上明白他这么决定是理所当然,试问太尉你的子侄晚辈,怎么可能会接受别人的提携,忘记了太尉你的召唤之恩?”

    都是人精,听到这话后,童贯也马上就明白了蔡攸的意思,笑笑说道:“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居然如此不识抬举,等见到他以后,老夫自然会好生训斥于他,让他到贤侄面前跪地请罪。”

    “还有。”投桃报李,童贯又补充道:“多谢贤侄替老夫着想,好意提携老夫的子侄晚辈,宣和殿那件事,老夫放在心上了,但有机会,老夫一定在官家面前替你多多美言。”

    “多谢太尉,多谢太尉提携。”

    蔡攸赶紧一揖到地,童贯笑笑,点了点头就拍马前行,领着随从返回他在启圣院街的府邸,吴敏也赶紧行礼恭送童贯离开,然后童贯一行人才刚走远,吴敏就赶紧冲蔡攸拱手,满脸堆笑的说道:“恭喜大公子,贺喜大公子,有了童内相这句话,官家新设的宣和殿大学士一职,就非大公子你莫属了。”

    蔡攸笑笑,低声说道:“事成之前,不许张扬,尤其不许让我那个四弟知道,否则就有可能会节外生枝。”

    吴敏赶紧点头表示明白,蔡攸则又看了看童贯离去的方向,微笑着心道:“赵小子,我也是在帮你,童贯知道了这件事,自然会对你高看一眼,你以后得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