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网游小说 > 北宋有个好弟子 > 第二十四章 送别
    赵荣之所以这么信心十足,是因为赵荣在二十一世纪时读过一篇文章,知道北宋六贼之一的朱勔就是得了童贯的提携,为朱勔伪造了假军籍编造了假军功,硬生生把朱勔这个商人之子提拔成了北宋六贼之一,所以赵荣才相信自己只要借着这个机会把童贯的马屁给拍舒服了,弄到一个七品官绝对跟玩一样。

    不是很了解北宋官场的赵荣都懂这个道理,做为宋徽宗宠臣米芾之子的米友仁当然更懂这个道理,同时米友仁还不止一次的悄悄遗憾已经过世的米芾为人过于狂妄,没有和童贯、蔡京之类的权臣处好关系,害得自己至今仍是白身,所以大概得知了事情经过后,米友仁便也一口答应了赵荣的要求,同意给赵荣一年时间,一年后如果赵荣真能当上七品官员,自己马上就把女儿嫁给赵荣。

    当然了,如果赵荣在一年以内当不上七品官,赵荣和米凝的亲事自然也得泡汤——有童贯这样的靠山提携,赵荣如果还达不到米友仁的要求,也就只能说是赵荣无能了,米友仁自然也不会把女儿嫁给这么没用的人。

    很可惜,赵荣和米友仁懂这个道理,赵荣的便宜老爸赵员外却不懂,米家父子带着米凝离开了赵家庄后,也大概弄清楚了情况的经过后,赵员外不但没有为儿子获得这样的机遇而高兴,相反还大摇其头,说道:“那有那么容易?你不是进士,我们家祖上又没有什么人当官,就算童使相赏识你,你也不可能当得上官。”

    “有童使相的赏识就足够了。”赵荣忙说道:“爹,你听说过苏州应奉局没有,就是管花石纲那个?现在主持苏州应奉局的合州防御使朱勔,就是得到了童使相的提携,短短几年之内,就从一个商人变成了防御使这样的四品官。”

    “有这事?”赵员外将信将疑。

    “千真万确。”赵荣答道:“爹你如果不信,可以亲自到城里去找人打听,这件事在我们大宋官场上有很多人知道。”

    赵员外想了想,却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有这事,也没这个必要,我们家这么大的家业,你就是吃喝玩乐十辈子都花不完,何必还要到官场上去看人脸色受人气?爹也不指望你出人头地,只希望你老老实实的留在我身边,早点成家生子,给我们赵家传递香火。”

    “那我和米家小娘子的事怎么办?”赵荣一听急了,又说道:“再说了,留在丹徒镇当财主就不受气了,朝廷的这个捐那个税,我们家那一样跑了?还不是交了税还得给别人赔笑脸?等你儿子我当了官,你看城里面那些胥吏那个还敢给我们家脸色看?”

    “可是爹我舍不得你走啊。”赵员外说了实话,说道:“你去开封投奔你老师,一走就是好几千里路,你叫我怎么敢放心?还有,就算你当上了官,按我们大宋的规矩也肯定是得在外地当官,我们父子几年才能见一面,你叫我怎么舍得?”

    “男儿志在四方,我也不可能一辈子留在你的身边啊?”赵荣说道:“爹,你也不希望你儿子一辈子留在你身边当一个纨绔吧?还有,润州又这么小,我也早就呆腻了,也早就想出去走一走闯一闯了,这么好的机会,我是真的舍不得错过啊。”

    “这么吧。”赵荣又说道:“爹,我答应你,我先去开封见我师父和童使相,如果真有机会当上官我就当,明年就把米家小娘子娶回来给你生孙子,以后再把你接到我当官的地方天天侍侯你。如果当不上官,我马上从开封回润州,另外再娶一个媳妇给你生孙子,以后也一直留在润州侍侯你。”

    “这个,让我考虑一下。”赵员外犹豫着回答道。

    知道便宜老爸是真舍不得自己离开他的身边,赵荣也只好点头答应让父亲考虑一下再做决定,同时赵荣自然少不得一再强调机会难得,要便宜老爸多为自己的前途考虑。另外赵荣也早早就拿定主意,那就是借着这个机会进入了北宋官场后,自己就想方设法的先把米凝搞定,然后利用手中权力捞点好处,也适当为百姓做点实事,等辽国一灭,自己就赶紧辞官回家准备南逃,最后等岳飞、韩世忠他们打退了金兵,天下重归太平,自己说不定还能利用之前积攒的政治资本重回官场,跟着赵九享受春风吹得游人醉的美好生活。

    原本还以为自己肯定得花大力气才能说服便宜老爸让自己去开封,然而让赵荣没有想到的是,才刚到了第二天,梁红玉的父亲润州指挥使梁兴就带着礼物来到了自家门上拜访,还话里话外都是恳求赵荣在童贯面前替他美言几句的意思,态度几近阿谀谄媚,羡慕之意更是溢于言表。陪同儿子接见梁兴的赵员外见了自然是惊讶万分,也这才明白了黄裳写给自己宝贝儿子那道书信究竟有多大分量,童贯在朝廷里究竟是何等的一手遮天,态度顿时开始动摇。

    赵荣的便宜老娘也站出来帮忙,嘴上倒是强烈反对赵荣到开封去拜见童贯,可是话风一转后,便宜老娘却又重新提起了她娘家侄女和赵荣的亲事,要求赵荣忘记注定不可能得到的米凝,选择她的娘家侄女为妻。

    结果自不消说,听到这话,赵荣当然是马上威胁自己的便宜老爸,说如果不让自己去开封拜见童贯,摆脱国字脸表妹的纠缠,自己就离家出走,背着赵员外自己去开封。而赵员外也立即明白宝贝儿子这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自己如果坚持反对,宝贝儿子真有可能离家出走,悄悄一个人跑去开封。

    最后,招架不住宝贝儿子一再恳求和威胁,在经过了两天时间的仔细考虑后,赵员外终于还是勉强点头,同意了让赵荣去开封拜见童贯谋求入仕,赵荣一听自然是大喜过望,赶紧向便宜老爸连连道谢,同时决定带着武松和赵小乙两个随从同去,第二天上午就雇船走运河水路北上。除此之外,赵荣还没忘了派人给米凝和梁红玉送信,让她们知道自己第二天就走,用书信向她们告别。

    是日直至深夜,赵荣当然是在便宜老爸的唠叨和叮嘱中度过,到了第二天上午时,到了第二天上午时,带着赵小乙和武松,还有便宜老爸给的厚厚一叠交子和这个时代还十分罕见的一些金银,赵荣按照原订计划,在便宜老爸不舍的泪眼中来到了丹徒镇外的码头,雇了一条船准备北上出发,结果也就在赵荣准备登船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梁红玉的熟悉声音。

    “赵公子,赵公子,等等我!”

    拍马飞奔到了赵荣面前,梁红玉动作敏捷的直接跳下了马,快步走到赵荣的面前,拱手说道:“赵公子,祝你一路顺风,红玉年幼,没有什么东西送你,只能是来这里送一送你,你在路上多保重。”

    “多谢,红玉妹妹,你在润州也多保重。”赵荣还礼道谢。

    梁红玉点点头,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香囊,递给赵荣说道:“赵公子,这是米姐姐送给你的,她被关在家里出不了门,没办法亲自来送你,就叫她的丫鬟把这东西送到了我家,让我带来给你。”

    赵荣慌忙再次道谢,接过香囊时,又通过手感发现香囊里藏得有东西,再好奇打开香囊后,又惊讶发现香囊里竟然藏有一缕青丝,还又黑又亮又长,很明显是米凝从自己头上剪下来的秀发。赵荣心中欣喜,知道自己的真情终于还是打动了米凝,忙将香囊放入怀里贴身藏好,又向梁红玉拱手说道:“红玉妹妹,多谢你了。”

    “用不着客气。”梁红玉嫣然一笑,说道:“真想谢我,一年以后,你和米姐姐拜堂成亲的时候,记得请我喝喜酒就是了。”

    “一定。”赵荣大力点头,郑重做出承诺,但赵荣却并不知道的是,自己将来与梁红玉再次重逢的时候,却已经是物是人非,境况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