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网游小说 > 北宋有个好弟子 > 第十二章 好事多磨
    世界上最痛苦的煎熬莫过于等待,这个道理赵荣是真正的懂了。

    陪着便宜老爸赵员外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后,赵荣先是鬼扯了一通自己自学诗词和鹅毛笔的经过,然后就迫不及待的要求便宜老爸兑现诺言,请媒人到米家门上去提亲,好在赵员外也很守信用,当天就花重金雇来了丹徒镇上最有名的媒婆,让她第二天带着重礼到米家去提亲,还明白表示说只要米家同意嫁闺女,不管要多少彩礼都可以商量。

    接下来自然就是漫长的等待了,躺在床上幻想着自己把米凝搂在怀里的美好画面,兴奋过度的赵荣直到下半夜才勉强睡着,第二天又天还没亮就醒了过来,然后就再也没有半点睡意,心中既兴奋激动又惴惴不安,既希望媒人能够尽快带来好消息,又害怕事情不象自己想象中那么顺利,米家看不上自己这个乡下的财主少爷,不肯把女儿嫁给自己,可以说是茶饭不香,坐卧不安。

    赵荣的便宜老娘也跑来捣乱,先是根本不顾儿子死活的数落了赵员外一通,埋怨赵员外没有和她商量就直接请媒人到米家提亲,又一再赞美她娘家侄女秀莲的知书达理,秀外慧中,坚持认为她亲弟弟的女儿才是赵荣的良配,还早早就放出话来威胁,说如果米家不肯接受自家的提亲,自己就要全力撮合儿子和娘家侄女。结果早就明白宝贝儿子心思的赵员外笑着不吭声,赵荣也更加觉得这个世上还是爸爸比老娘更好。

    赵员外请的媒婆也象是在故意折磨赵荣,说好了早上就乘船去十几里外的润州城里提亲,结果一直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按照规矩打着一把清凉伞的媒婆才不紧不慢的来到赵家禀报结果。然后也不消多说,还没等赵员外开口,赵荣就迫不及待的向她问道:“干娘,怎么样?米家答应了没有?”

    “少郎君,这话好象是应该由员外问吧?”媒婆笑吟吟的回答道。

    “谁问不是一个样?”赵荣不耐烦的催促道:“快说,答应了没有?”

    “说吧。”赵员外也开了口,说道:“我这儿子今天等了一天了,就等王娘子你的消息,快说吧,米家答应了没有?”

    让赵荣如遭雷击,那穿着褙子的媒婆竟然摊开了手,表情还十分无奈,赵员外也看出不对,忙问道:“怎么?没答应?”

    “不是没答应,是根本没见着人。”那媒婆满脸无奈的回答道:“老身去到米家后,根本就没见到米家的米大官人,所以根本就没机会开口替你们家办事。”

    “为什么没见到?”赵荣赶紧追问,“是他不肯见你?还是他出门了?”

    “都不是。”那媒婆摇头,说道:“米家的小厮告诉我,说是他们家的阿郎病了,病得还十分严重,什么客人都没办法见,所以老身就没办法做这个媒了。”

    “病了?”赵荣一楞,疑惑说道:“真的假的?昨天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病了?”

    “应该不假。”那媒婆答道:“老身开始也有点怀疑米家大官人是看不上我这个镇里的媒婆,不肯见我所以让小厮扯谎,就又问了米家的其他小厮,结果其他的米家小厮也说他们家的阿郎真的病了,还说病得特别厉害,连床都下不了。”

    赵荣大失所望了,还气得重重一拳砸在椅子的扶手上,赵员外则说道:“大郎,没事,米先生只是病了,还会好起来,等他的病好了,爹马上再请王娘子去给你提亲。”

    “对。”那媒婆也安慰赵荣说道:“少郎君莫急,反正地方老身已经知道了,过几天只要米大官人的病好了,我马上再去城里替你向米家求亲。老身保证,一定替你把那位米家小娘子娶回来。”

    见事已至此,赵荣也没了办法,只能是勉强点头说道:“好吧,那就再等几天。不过爹,你得派人去城里多打听打听,只要打听到米先生的病好了,你就马上再请王干娘去替我求亲。”

    “行。”赵员外一口答应,说道:“过上三五天,我就派人进城去打听情况。”

    再接下来当然是更加漫长的等待,好在赵荣也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打发时间的办法,那就是四处打听和收集关于棉花的情况,结果让赵荣大跌眼镜的是,棉花竟然早就已经通过云贵四川和丝绸之路传播到了中原,只不过一直都没有被这个时代的人发现棉花的重要价值,所以是被称为白叠子,被当做了观赏植物栽培——还连赵家自家的花园里都种得有几株。

    迅速找到了棉花的下落后,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好办得多,先是努力多收集一些种子,然后在自家的田地里挑一块土质最为肥沃的田地种下去,然后再安排专人侍侯这些棉花,赵荣就可以再不做任何理会,只管等着收获棉花和更多种子就行了。

    把这件事情安排好了以后,时间也已经过去了四五天时间,依然还是兑现给儿子的诺言,赵员外真的安排了一个下人往城里跑了一趟,让他去打听米友仁的病情情况,结果让赵荣无奈和担心的是,下人打听的结果,竟然是米友仁依然还在卧床不起,谢绝会客。赵员外也毫无办法,只能是继续对宝贝儿子这么说道:“大郎,不用急,再等三五天,再等三五天我再派人去打听,只要那个米先生病好了,我马上请王娘子去给你提亲。”

    让赵荣傻眼,又过了五天后,赵员外又派了一个下人到城里去打听米友仁的病情后,得到的结果不仅是米友仁依然还在重病之中,还说米友仁的病情似乎有些不妙,已经换了好几个郎中都不见起色。结果赵荣一听有些心慌了,心说本来米友仁的死活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但他如果真的死了,我未来媳妇要给他守孝三年怎么办?那我岂不是还得再等三年才能把媳妇搂在怀里?

    还有更让赵荣担心的一点,那就是赵荣看得出来,米友仁确实对自己印象不错,赞誉有加,是有可能考虑他女儿和自己的亲事,但是米凝的哥哥米宪却不仅对自己极不感冒,相反还和那个同样对米凝虎视耽耽的黄醮关系十分亲密——这也就是说,如果米友仁真的死了,长兄为父,米宪在米凝的亲事上就有了发言权,到时候他如果反对自己和米凝的亲事,搞不好米凝的母亲都做不了主。

    赵荣心里正七上八下的时候,便宜老爸却看到了另一层,向去打听消息的下人问道:“有没有打听到米先生究竟得的是什么病?怎么这么严重,都十来天了还不能下床走动?”

    “回禀阿郎,没有打听到。”去打探消息的下人答道:“只是说病得很重,差不多把全城最有名的郎中都已经请去看过了。”

    “麻烦了。”赵员外也和宝贝儿子一样担心了起来,说道:“如果米先生真的一病不起,那我们家大郎的亲事得拖到什么时候?”

    “爹,要不我进城去看一看?”赵荣想出个办法,说道:“反正我已经和米家人认识了,听说米先生病了去探望他是顺理成章的事,我就说听说他病了,带点礼物去探望他,乘机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稍微盘算了一下,考虑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进来不但越来越听话,还越来越成器,赵员外还是点了点头,说道:“也好,你去探望他也是好事,起码可以让米先生对你印象更好一点,将来我们家请人去提亲,他更有可能答应。你去吧,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