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网游小说 > 北宋有个好弟子 > 第十一章 师父给的见面礼
    黄裳是个言而有信的人,第二天早上在米家吃完了早饭,黄裳就把一份他连夜赶写的书单交给了赵荣,让赵荣按照他在书单上列举的书籍买了自习,又把自己掏钱刊印的一本演山先生文集送给了赵荣,让赵荣学习他的诗词。

    这还不算,黄裳又对赵荣说道:“不要急,待为师回京复命之后,有了固定的住址,为师会马上写信与你联系,到时候为师再把我还没有刊印成册的诗文誊抄给你,让你细心研读,你也要好生读书,待我们有缘再会,为师再当面仔细教导于你。”

    赵荣赶紧道谢时,一个米家下人突然来到了赵荣的面前,说道:“赵公子,门外来了一位员外,自称说是你的父亲,请你出门去见他。”

    赵荣一听不敢怠慢,忙请黄裳在房中稍等,然后赶紧出门来见自己的便宜老爸,到得门口一看果然,便宜老爸赵员外确实领着赵小乙等几个下人来到了米家门外,赵荣慌忙上前行礼,赵员外则飞快的一把抓住了赵荣,压低了声音问道:“大郎,究竟出什么事了?听小乙说,你昨天在文会上大出风头,写了好几首好诗,你什么时候学会写诗的,我怎么不知道?”

    “爹,这些事回去再说。”赵荣低声回答,又赶紧问道:“爹,我叫小乙告诉你,我拜了一个老师,谢师礼你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赵员外向赵小乙等人挑着的礼盒一努嘴,说道:“我听小乙说你拜了一个当官的老师,所以把礼物准备得极重。”

    “谢谢爹了。”赵荣忙向便宜老爸道谢,又说道:“爹,快随我进去,我带你去见我老师,他叫黄裳,黄色的黄,衣裳的裳,是刚从越州知州任上卸任下来的,这次回京复命,可能还要当更大的官。”

    万没想到宝贝儿子真的拜了一个朝廷命官当老师,赵员外一听当然是大喜过望,忙让下人挑了礼盒进院,随着赵荣一路来到了黄裳居住的房中,还毕恭毕敬的一见面就要向黄裳行礼,黄裳则拦住了赵员外,微笑说道:“员外不必多礼,老夫既然已经收了令郎为徒,那你我便是平辈,平辈之间,不必有那么多的礼节。”

    “黄老先生,千万不必客气。”赵员外坚持下拜行礼,说道:“赵某也不知道是那一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能让黄老先生收犬子为徒,赵某真是荣幸之至,一点小小心意,还请黄老先生千万收下。快来人,把大郎的拜师礼抬进来。”

    也不愧是丹徒镇的首富,赵员外带来的礼物确实相当丰厚,除了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准备了六礼束脩之外,又加上了二十匹最上好的绸缎,十斤八饼一斤的龙凤茶团,两套绢丝制成的儒生长袍并且加上犀牛皮制成的衣带,一套唐代的邢窑茶具和一套银制茶具,价值相当不菲。

    这还不算,小心问明了黄裳是从越州任上卸任下来的朝廷高官后,赵员外还又从怀里掏出了厚厚一叠交子,恭恭敬敬的呈到了黄裳面前,说道:“黄老先生,实在是太对不住,因为时间过于仓促,又不知道你老喜好什么,所以在下也没能准备什么象样的东西,一点薄仪三百贯钱,让老先生路上花用,还请黄老先生务必收下。”

    “不能收,不能收。”黄裳赶紧摆手,说道:“老夫收令郎为徒,按照规矩最多只能收你们家的六礼束脩,怎么能收员外你的钱和这么多礼物?快请收回去,老夫只收六礼束脩就足够了。”

    “黄老先生千万别客气。”赵员外也很会说话,说道:“老先生能收犬子为徒,那是我们赵家的祖坟冒烟,一点小小心意,还请黄老先生千万收下,千万收下。”

    黄裳依然还是推辞,赵员外则坚持要送,还硬把交子放到了黄裳旁边的案上,赵荣也十分败家的连连行礼,极力恳请黄裳收下,最后黄裳也没了办法,只能是十分勉强的点头同意收下。然后又稍一盘算后,黄裳又向自己的长随吩咐道:“去,把童使相送我那把折扇拿来。”

    长随答应,很快就取来一把十分精美的折扇,黄裳接过,然后递到了赵荣的面前,说道:“荣儿,你不是很尊崇童使相在西夏的赫赫战功吗?正好,这里有一把童使相他用过的折扇,扇面上是我大宋开国名将潘美亲笔所写的诗词,是童使相的心爱之物,也是我之前离京到越州上任时,他送给我的分手礼物,今天为师就把这把折扇转赠于你,算是为师送给你的见面礼物。”

    “不敢,弟子不敢。”赵荣慌忙摆手,说道:“如此贵重的宝物,弟子如何敢收下?”

    “收下吧,这是为师送你的见面礼。”黄裳微笑说道:“这也是为师的吩咐,你必须得听。”

    见黄裳已经把话说到这步,赵荣当然也只好恭恭敬敬的双手接过那把折扇,向黄裳一再道谢之余,也好奇的展开了折扇细看扇上的诗词,又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么一句诗——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赵荣也不由心生好奇,暗道:“这真是童贯心爱的折扇?一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能喜欢这种慷慨豪迈的句子?”

    见过了黄裳之后,赵员外自然又少不得在赵荣的引领下,又拜见了此间的主人米友仁,感谢他对自己宝贝儿子的款待,米友仁也十分热情的接待了赵员外的到来,结果也是凑巧,恰好就在这个期间,米凝突然来到了米友仁的身边说话,赵荣也赶紧轻轻捅了捅自己的便宜老爸,又向米凝努了努嘴,赵员外也马上心领神会的眼睛一亮,然后低声对赵荣说道:“别急,回去路上说。”

    再接下来,因为见过了赵荣父亲的缘故,已经在润州耽搁了四天时间的黄裳便向米友仁提出了告辞,要当天就离开润州前往京城,米友仁挽留不住,也只好拱手与黄裳告别,赵家父子也自然少不得同时提出告辞,然后又一起把黄裳送到城外码头,抢着掏钱雇船送他离开,黄裳再三推辞不过,也只好又接受了赵家父子的一片好意,又叮嘱了一番赵荣一定要好生用功读书,然后才乘船离去。

    重头戏来了,黄裳的船才刚走远,赵荣就马上迫不及待的向赵员外说道:“爹,刚才在米家,你见到的那个米小娘子,你觉得如何?”

    “漂亮。”赵员外回答很干脆,又说道:“就是不知道针工女红如何,还有性格脾气怎么样?”

    “管她会不会针工女红,也不管她性格脾气如何,我都娶定她了!”赵荣说得更干脆,道:“反正地方你已经知道了,明天就给我请媒人到她家提亲,求她家把她嫁给我。”

    “太急了吧?”赵员外摇头晃脑的说道:“还是等我再打听打听。还有,大郎,你真的不喜欢你那个表妹秀莲?你娘可是又说了,说她才最适合你。”

    “爹,你如果想让我死,那就让我娶我那个丑表妹!”赵荣怒道:“还有,你如果不答应明天就派人到米家求亲,那我现在就跳进河里,直接断了我们赵家的根!”

    言罢,赵荣还真的上前了两步,作势要跳河自尽,赵员外无奈,只能是赶紧拉住了赵荣,说道:“祖宗,我叫你小祖宗了行不行?我明天就派人到米家求亲,明天就派总行了吧?”

    “如果米家要的彩礼要得高怎么办?”

    “小事一桩,只要米家同意嫁闺女,随便他家开口,那怕是倾家荡产,我也一定把那个小娘子给你娶进门!”

    “世上只有爹爹好,有爹的孩子象块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