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网游小说 > 北宋有个好弟子 > 第九章 师父在上
    “皇上?!”

    做为一个饱受电影电视毒害的现代人,当然再没有‘皇上’这两个字更让赵荣大吃一惊,难以置信,所以在震惊之下,赵荣忍不住脱口问道:“老前辈,你说什么?你叫什么?”

    “老夫叫皇上,怎么了?”那演山先生奇怪的问道。

    “那个皇?那个上?”赵荣脱口又问。

    “天地玄黄的黄,衣裳的裳。”那演山先生又随口这么答道。

    “吓死我了。”

    赵荣长松了一口气,心说我还以为遇到皇帝了呢?可是再一思索,把黄裳两个字加在一起又默念了一遍后,赵荣却又一次一下子瞪圆了眼睛,根本不敢相信的问道:“老前辈,你真是名满天下的黄裳黄老先生?”

    “名满天下不敢当,老朽正是黄裳。”

    黄裳微笑回答,也十分得意自己的名声之响,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又马上轮到黄裳大吃一惊了——当着数以千计的润州百姓军民的面,赵荣竟然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马上就冲黄裳双膝跪倒,二话不说一个头就扎了下去,大声说道:“弟子赵荣,叩见恩师!”

    过于激动,还是在把头磕下去了以后,赵荣才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心道:“糟了,太冲动了,只是小说里说黄裳武艺高强,是九阴真经的作者,但历史上的黄裳究竟会不会武艺?究竟有没有写过九阴真经?”

    懊悔无用,这个时候,满场早就已经又是一片大哗,黄裳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惊讶问道:“赵公子,你这是干什么?无缘无故的,为何要向老夫行此大礼?”

    在这一刻,赵荣当然也已经明白了什么叫做骑虎难下,好在赵荣甚是急智,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便干脆将错就错,大声说道:“师父在上,弟子赵荣厚颜,斗胆请恩师收下弟子为徒,传授恩师你的满身武……,哦不,传授恩师你的道德文章,诗词歌赋。”

    “赵公子,你要拜老夫为师?”黄裳惊讶问道。

    “正是,正是。”被迫将错就错的赵荣只能是继续点头,说道:“弟子早就听说过恩师你的鼎鼎大名,也对恩师的文章诗词景仰已久,早就想拜到恩师门下,今日侥幸得见,还望恩师千万答应,手下弟子这个徒弟。”

    “这……。”黄裳为难了,微笑说道:“赵公子,你这是何必呢?你的诗词之精妙,即便是老夫也望尘莫及,更独创了一门硬笔书法,就算拜到了老夫的门下,老夫也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啊?”

    “不不不,弟子还差得远呢。”赵荣赶紧摇头,说道:“弟子的学识不过是萤火之光,如何敢与师父你的皓月之辉相比,还请师父开恩,一定要收下这个弟子。不然的话,弟子就是跪死在这里,也绝不起来。”

    言罢,赵荣还装模作样的向黄裳连连顿首,坚持拜师之意情真意切,溢于言表。

    这个时候,在场众人当然早就是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还有人称赞赵荣虚心好学,逮到机会碰到名士就赶紧拜师,也有人说黄裳果然是声名显赫,连赵荣这样的‘才子’都迫不及待的想要拜他为师。见此情景,黄裳当然也是备感棘手,既不明白赵荣为什么会无缘无故要求拜自己为师,又实在找不到推脱的借口,无奈之下,黄裳只能是这么说道:“赵公子,快快请起,起来慢慢说话。”

    “恩师,你今天如果不收弟子为徒,弟子就绝不起来。”赵荣嘴上说得倒是坚决,可是心里却早已拿定主意,那就是黄裳只要断然拒绝,自己也就就坡下驴了结此事。

    很可惜,黄裳不但没有断然拒绝,相反还在赵荣的‘极力’恳求下有所动摇,心道:“收不收这个弟子呢?虽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出身来历,但是看他的穿着举止,应该来历不凡,又懂得尊敬长辈,还能够出口成章,所做诗词精妙绝伦,收下了这个弟子,也不算辱没了老夫的身份。要不,给他一个机会?”

    心里逐渐拿定了主意,又稍微盘算了片刻,黄裳这才开口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诚心拜老夫为师,那老夫就给你一个机会,老夫给你出一个题,只要你能答得上来,那就是我们确实有缘,老夫今天就收下你这个弟子。但是老夫出的题你如果答不上来,那就是你我无缘,还请赵公子立即起身,休要再提此事。”

    “请恩师命题。”

    赵荣嘴里恭敬回答,心里也拿定主意,暗道:“看吧,如果题目太难,我实在答不出来,那就顺水推舟收回恳请,如果黄裳出的题我答得出来……。”

    盘算到这里时,赵荣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人群中的米凝,见她俏丽的脸庞上尽是好奇,正在目不转睛的注视自己,赵荣便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暗道:“那就再出一个风头,大不了真的拜黄裳为师,反正看他年纪少说也有六十好几了,拜这样的老人为师,也没有什么可丢人的。而且米家人明显很尊敬黄裳,拜了他为师,还可以增加米家人对我的印象分,方便我下一步向她家求亲。”

    这时,黄裳已经开口,说道:“那你听好了,老夫也不为难你,既然你擅长诗词,那老夫就出一个和诗词有关的题目。这样吧,老夫口吟二字,只要你能够以这二字为首,即刻做出一首诗词,那老夫今天就收下你这个弟子。”

    “恩师,你的意思是,你念两个字,让我以这两个字为前两个字,即刻做出一首诗词?”赵荣小心翼翼的问道。

    “正是如此。”黄裳微笑点头,又问道:“怎么样?敢不敢答应老夫的条件?”

    事情到了这步,赵荣当然也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是恭敬说道:“请恩师出题。”

    “很好。”黄裳满意点头,心说你如果能够做得出来,那么证明你确实是才华出众,那老夫收下你这个弟子也是脸上增彩,但你如果做不出来,那就是你我无缘,老夫不收你这个徒弟,旁人也无话可说。

    点了点头,黄裳又随意看了看四周景象,也第一眼就看到了旁边的镇江名胜金山,便说道:“赵公子,听好了,老夫的头两个字是——山高。”

    “山高?!”赵荣心里先是一阵紧张,然后赵荣也是福至心灵,突然想起了一首比较生僻的诗词,便张口就念道:“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

    还是在念到这里时,赵荣才猛的想起彭大将军现在连影子都没有,也顿时心里叫苦,暗道:“糟了,接下来四个字怎么念?唯我岳大将军,可岳飞现在还是一个无名小卒啊?现在这个时代,又有那个名将呢?”

    “怎么不念了?”黄裳笑吟吟的问道:“开篇和中段都不错,就看收尾了,唯我什么?”

    “唯我……,唯我……。”赵荣心里益发叫苦,又突然猛的想起了一个人,顿时又在心里惊叫道:“对啊,我怎么把他给忘了?论战绩,那家伙现在的战绩也算得上可以横刀立马,论官职,黄裳肯定也远远不及他,把他请出来,黄裳绝对不敢说半个不好啊?”

    想到这里,赵荣再不犹豫,马上就抬起头来,看着黄裳大声念道:“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童大太尉!”

    黄裳的微笑凝固在了脸上,看着赵荣的神情还十分古怪,赵荣也被黄裳看得心里打鼓,生怕这话犯了黄裳的什么忌讳,不过也还好,上下打量了赵荣许久后,黄裳突然开口这么说道:“赵公子,你是如何知道老夫与童贯童太尉交好的?”

    “呼——。”赵荣长松了一口气,然后才满脸苦笑的说道:“回禀恩师,弟子不知道,弟子只是景仰童太尉在西夏的赫赫战绩,所以就随口把他请了出来,把他用在了弟子的诗里。”

    “呵。”黄裳轻笑出声,说道:“看来老夫果然是和你缘啊,你不但答出了老夫出的题目,还称赞了老夫的好友童道夫,这一次老夫从越州任上卸任回京,在道夫面前,可有得诗词可以显摆了。”

    “师父,这么说,你是收下我这个徒弟了?”赵荣听出了黄裳的弦外之音。

    黄裳笑笑,说道:“老夫此前从来没有收过门人弟子,你是老夫的第一个弟子,也应该是老夫的关门弟子,你要切记百善以孝当先,万恶以淫为首,千万不要丢了老夫的颜面。不然的话,老夫能把你收为门生弟子,也能把你赶出师门。”

    “还真收了。”

    赵荣心中苦笑,万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做事不经大脑就直接拜师,竟然真的让黄裳把自己收为弟子,可是话已出口,赵荣当然也没有办法再把黄裳这个师父退货,只能是赶紧向黄裳行起了拜师大礼,又在心里说道:“算了,拜师就拜师吧,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说不定以后真象小说里说的一样,黄裳去镇压方腊起义的时候,真的写出了九阴真经,那我就赚大了。”

    与此同时的人群之中,最先诱使赵荣念出满江红的那位红衣小萝莉,也在冲着她的哥哥埋怨,说道:“哥,听到没有?这位赵公子做的诗才叫诗,谁敢横刀立马?唯我童大太尉!你以后能不能多学一点兵法武艺,将来让人也这么称赞你,谁敢横刀立马,唯我梁大将军!”

    PS:童贯在书中时间是兼任检校太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