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网游小说 > 北宋有个好弟子 > 第六章 抢风头
    润州城里垂涎米凝姿色的浪荡子显然不止赵荣一个,所以今天象众星捧月一样簇拥在米凝身边的士林学子自然更多,再加上又有许多百姓围观,里三层外三层包围得水泄不通,所以赵荣虽然迅速赶到了现场,却还是很难靠近米凝的身旁卖弄,只能是隔着人群欣赏自己未来老婆的动人容颜。

    米凝的哥哥和黄庭坚的孙子黄醮也在现场,还明显是场中的焦点,好几个书生都在他们的面前恳求,说道:“米公子,黄公子,该请你们作词了,今天我们几百号润州学子聚集在这里,就是想欣赏你们的杰作啊。”

    “对,对,黄公子,米公子,该请你们吟诗作词了,我们早就等得心痒了。”

    众人纷纷附和,结果可能是见围观的人已经足够了吧,黄醮也开了口,向米凝的哥哥微笑说道:“世兄,时间确实不早了,也是时候请你一展身手,赋几首诗词了,小弟洗耳恭听。”

    “黄兄,还是你先请吧。”米凝的哥哥谦让道:“还是先请黄兄你赋了诗,小弟再来献丑。”

    “米兄不必客气。”黄醮笑得更加灿烂,说道:“早就听说米兄你是诗词、丹青和书法三绝,这几日来仅仅只是见识了米兄你的书法和丹青,还没有机会欣赏米兄你的诗词,借着这个机会,小弟一定要好生欣赏米兄你的文采。”

    见黄醮坚持要请自己先做词,又见周围的文人都在恳请自己尽快赋诗,米凝的哥哥便又不再推让,拱手说道:“也罢,那小弟就来抛砖引玉,先献丑一首词了。”

    众人哄然叫好,米凝的哥哥这才先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然后才开口大声吟道:“姑射仙人游汗漫。白凤翩翩,银海光凌乱。龟手儿童贪戏玩。风檐更折梅梢看。漠漠银沙平晚岸。笑拥寒蓑,聊作渔翁伴。横玉愁云吹不断。归舟又载苹花满。”

    “好——!”

    满堂喝彩,不但米黄二人身边的二三十个书生齐口称赞,围观的百姓也纷纷装模作样的鼓掌叫好,勉强懂点诗词的赵荣也暗暗点头,心道:“还不错,看不出来我这个大舅子还有点水平,有这样的人做我大舅子,也不算辱没了我的名声。”

    “过奖,过奖。”米凝之兄连连拱手谦虚,笑得也十分开心。

    “好词,绝世好词。”极不得赵荣喜欢的黄醮也鼓起了掌,说道:“米兄果然不愧是诗书画三绝,不出意外的话,米兄的这一首词,肯定能拔得这次文会的头筹了。”

    “黄兄过奖。”米凝之兄再次拱手谦虚,又微笑说道:“黄兄,小弟已经献丑了,现在该你了吧?”

    “没错,没错。”其他的书生纷纷附和,都说道:“黄公子,该请你赋诗一首,让我等一睹你的文采了。”

    “那小弟就不客气了。”

    黄醮终于答应,然后也学米凝之兄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又有意无意的看了米凝一眼,然后才开口大声吟道:“陇首云收天色暮,寒光射月初开。崑荆山玉莫疑猜。琳琅疑此地,仙子不红腮。丽质霜裾真性雅,馀香暗送人来。乱将碎玉缀枝排。雪中寻不见,青萼辨奇才。”

    不消说,自然又是满堂喝彩,掌声震天,黄醮也笑得更加灿烂,一边假惺惺的拱手谦虚,一边又得意的看了旁边的米凝一眼,然而就在黄醮得意洋洋的时候,人群中却突然响起了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大声说道:“一般,不应景!没资格请元晖先生他们品评!”

    听到这话,众人当然都是大吃一惊,下意识的纷纷循声看去,黄醮也愤怒扭头,却见唱反调的这个人依稀有些眼熟,身穿儒衫手拿折扇做文人打扮,油头粉面还满脸轻浮,还生得獐头鼠目、青面獠牙还面目可憎——当然,这是黄醮的评价。

    故意唱这个反调的人,当然是咱们的赵荣赵大郎君,见众人纷纷扭头看向自己,赵荣也不紧张,只是大声说道:“看什么看,难道我有说错吗?这位黄公子吟的是夜景,现在是正午大白天,那来的什么寒光射月?还有,雪中寻不见又是什么意思,现在是四月初夏,那来的什么雪?如何算得是应景?”

    “倒是这位米公子的词做得好。”赵荣又乘机给自己的未来大舅子戴了一顶高帽,一指自己的未来大舅子米凝之兄,大声说道:“他吟的江景,这中冷泉就在长江边上,他吟的诗是江景,就是应题应景,也肯定是即兴所做,不象这位黄公子,大白天的吟夜景,肯定是事前写好了,又反复推敲修改,然后拿到今天来出风头。”

    吐沫横飞的贬低了一番黄醮,赵荣又大声问道:“黄公子,我没说错吧,你这首雪夜景词,是不是提前做好了,直到今天才拿出来吟的?”

    可能是看在黄庭坚的面子上,在场文人士子虽然表情各异,却谁都不肯吭声,米凝也蛾眉微皱,不知道是在对赵荣的胡搅蛮缠和鸡蛋里挑骨头不满,还是在认可赵荣的话,其他的普通百姓却没有那么多顾忌,叽叽喳喳的议论不休,还有人连连点头,开口附和赵荣的分析评价。

    见此情景,黄醮的脸上当然是青一阵白一阵,拳头也悄悄攥得关节发白,花了好大力气才把心头怒火强压下去,然后才微笑说道:“这位兄台所言极是,在下的诗词确实是吟的夜景,但是今天这场文会只是为了以文会友,并没有规定一定要应景而发,所以在下就算吟的是夜景,也没有多大关系。”

    “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不如闻名啊。”赵荣叹了口气,故作痛惜的说道:“想不到大名鼎鼎黄醮黄公子,山谷道人黄老先生的长孙,此时此刻来到这润州名胜金山脚下,中冷泉旁,竟然还不能即兴赋诗,只能是以旧作充数,可惜,实在是可惜啊。”

    赵荣这话当然是等同对黄醮宣战,所以话一出口,在场众人顿时就是一片大哗,黄醮更是气得脸色发黑,大声说道:“好,既然这位兄台如此贬低在下的诗作,那想必兄台一定是满腹才华,才高八斗了,能不能请兄台以此处风景为题,作上一首诗让我们瞻仰瞻仰?”

    “不敢,不敢,名满润州的米公子在这里,在下怎敢献丑?”

    赵荣确实不该装逼故意吊人胃口,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之前摆着桌椅的那块空地上,突然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惊呼声音,顿时就抢了赵荣的风头,也吸引了在场众人的注意力,众人纷纷循声看去间,却见有几个书生快步冲来,还大声喊道:“米兄,黄兄,快过来看啊,有大作问世了,有人作了一首豪气万丈的诗词,让演山先生和元晖先生他们一起拍案叫绝!”

    “元晖先生还断言,今天这场文会,必然会以那首词为首!快过来看啊!”

    刚见赵荣不肯接招,又听到这些呼喊,在场众人当然都好奇的赶紧过去,米家兄妹和黄醮也在其中,越过赵荣身边的时候,黄醮还恶狠狠的瞪了赵荣一眼,赵荣却大叫惋惜,暗骂道:“他娘的,那个王八蛋捣我的乱,这么好的显摆机会,怎么就让我错过了?”

    暗骂归暗骂,出于好奇,还有为了能够多看几眼自己的未来媳妇,赵荣还是赶紧跟了上去,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惊世骇俗的诗词问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