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网游小说 > 北宋有个好弟子 > 第一章 前世今生
    宋政和五年。

    两浙路,镇江府。

    镇江府治润州,城东十四里外的丹徒镇,镇外一座很大的庄园内,帐房中。

    “爹,明天我想进城里去玩一玩。”

    赵荣很不客气的直接坐到了父亲赵员外的对面,直接这么说道。

    “进城?”正在算帐的赵员外抬起头来,无比担心的看着赵荣问道:“大郎,无缘无故的,你怎么突然想进城去玩?”

    “庄子里玩腻了,丹徒镇也逛腻了,所以想进城去玩一玩。”赵荣打着呵欠回答道。

    “逛一逛?”赵员外压根不信,说道:“大郎,你这话哄别人去吧,养了你十九年,你是什么脾气我还不知道?是不是想进城里去赌钱,或者是去城里的燕馆歌楼(青楼妓院)玩女人?”

    言罢,赵员外又赶紧补充了一句,“想玩就在镇上玩,镇里也有赌坊和燕馆歌楼,老板还和我们家都熟,不会把你怎么样。进城去玩,城里那些赌坊每一家都有宰羊的,燕馆歌楼也一家比一家黑,小心把你连皮带骨头一起吞了。”

    “爹,我不去城里的赌坊,也不去燕馆歌楼,就是进城去逛一逛。”赵荣解释道:“成天在家里太闷了,丹徒镇又太小,也早逛腻了。”

    “哄别人去,莫骗你老爹。”赵员外依然不肯相信宝贝儿子的鬼话,说道:“你进了城如果不进赌坊,不去燕馆歌楼,你爹我跟你姓。”

    “爹,你相信我一次行不行?”赵荣喊起了冤枉,说道:“我已经改邪归正了,这半个月来,我是进过一次赌坊没有?去过一次燕馆歌楼没有?这些情况你难道没问赵小乙他们?”

    仔细一回忆,发现自己的宝贝儿子这半个月来还真的是长进了许多,确实没有再进过赌场,也确实没有到燕馆歌楼里过夜,赵员外也这才无比奇怪的说道:“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这段时间你是怎么了?怎么好象真的没进过赌场,也没有再去过燕馆歌楼,是不是有那里不舒服?”

    “我改了,觉得没意思,所以就没有再去。”赵荣答道:“赌场里面到处都是坑蒙拐骗,进去赌钱是给他们送钱。燕馆歌楼里面那些女人不知道被多少人睡过,太脏不干净,所以对她们也没有兴趣了。”

    “祖宗显灵,我们赵家的祖坟冒青烟,我们赵家这个败家子终于有点长进了。”赵员外向上天拱了拱手,却依然还是不肯相信宝贝儿子真的已经改邪归正,便又说道:“大郎,你该不会是嫌镇上的赌坊玩得小,春色楼里那些女人你已经都玩腻了,再或者就是钱又用光了,所以才装个样子给你爹看吧?”

    “信不信随便你。”赵荣被老爸数落得有些不耐烦了,说道:“反正我就是来和你说一声,明天早上我带着赵小乙坐船去城里玩一玩,快的话明天傍晚就回来,慢的话在城里住一夜,后天再回来。”

    “不准在外面过夜!”赵员外赶紧下否决令,说道:“我们赵家五代单传,你爹我三十六岁才生下这一根独苗,还指望着你给我们赵家传递香火,你如果在外面过夜有什么意外,你爹我哭都没地方哭去。”

    “那我明天傍晚之前一定回来。”赵荣倒也听话,说道:“反正也不远,明天我最多玩到下午申时,申时的时候一定坐船回来。”

    “那你过几天再去行不行?”赵员外和儿子讨价还价,说道:“等你爹把手里的事忙完了,然后挑一个好天气,我们一家人一起去城里好生玩一玩。让你一个人出门,我实在是有点不放心。”

    “我就是想明天去。”赵荣说道:“我也不是一个人去,我会带着赵小乙一起去,这爹你总可以放心了吧?再说我也已经十九岁了,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见儿子坚持要去,又知道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惹急了,他能背着自己偷偷进城,赵员外便也没了办法,只能是勉强点头说道:“好吧,你确实也不小了,爹也不能天天管着你了,明天你想去城里就去吧,不过天黑以前一定要回来,不然以后你别想独自进城去玩。”

    赵荣答应,起身就想离开,赵员外则赶紧叫住儿子,说道:“等等,你的钱够不够?”

    “应该够吧,我这段时间没怎么花钱。”赵荣答道。

    赵员外不吭声,只是起身走到银柜面前打开银柜,从中取出一叠面值一贯的交子,数了五十张递给儿子,说道:“拿去,到城里看到喜欢的想买就买,看到好吃的想吃就吃。但还是那句话,你爹求你了,千万别进赌场,我们家的产业你就是吃喝玩乐十辈子都花不玩,但是进了赌场,一个晚上,你就有可能把我们田地产业输得精光。”

    “谢谢爹。”赵荣笑嘻嘻的接过交子,又说道:“爹你放心,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进赌场了。”

    “希望如此吧。”赵员外叹了口气,但还是挥了挥手打发儿子走人。

    赵荣之所以坚持进城是有原因的,来到了这个时代后,基本融合了新身体的记忆,也初步适应了这个时代的生活习惯后,不愿被人当做怪物看待的赵荣,最急于的事就是尽快熟悉这个时代的环境,所以这半个多月来,赵荣差不多每天都是在自家的庄园里和丹徒镇上闲逛,了解和熟悉这个时代的风土人情,环境习俗。

    但是对于赵荣来说,自家的庄园和只有一条主街的丹徒镇实在是太小了,能够接触到的事物和人群也实在太少了,不管如何的熟悉和融入,能够了解到这个时代的具体情况都实在太少,所以赵荣才生出了进城游览的念头,想要亲眼看一看这个时代的城市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况,然后才能安安稳稳的在这个时代生活下去。

    赵荣也至今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成为一个穿越者,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自己明明是一个从小被当做某某主义接班人培养的优秀青年——虽然从来没人找自己谈过接班的事,以超过及格线一分的优异成绩毕业于一所五流大学,然后靠走关系混进了一家事业单位,白天忙工作晚上忙生活,前途光明远大,可就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自己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个时代,更加稀里糊涂的变成了一个只是名字相同的古代人。

    让赵荣十分郁闷,自己的新身份还是一个十分典型的纨绔公子,从小娇生惯养不学无术,斗大的字不认识一箩筐,都十九岁了还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成天只知道吃喝玩乐,嫖娼赌钱,是丹徒镇公认的头号败家子,也是属于那种活着都浪费空气和粮食的存在。

    也让赵荣十分欣喜,自己的新身份虽然是一个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败家子,新身份的家庭背景却比自己在二十一世纪时的家庭背景强出十倍都还不止,父亲赵祥赵员外,是丹徒镇上公认的头号财主兼地主,家里光是上好良田就有五千多亩,佃户、长工和奴仆无数,每年光是收租子就可以锦衣玉食,山珍海味,所以只是初步融合了自己新身体的记忆,大概弄清楚了自己的所处情况后,赵荣就十分乐意的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接替原来那个赵荣享受起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美好生活。

    美中也有不足,虽然历史不是很好,不知道政和五年是公元那一年,可是基本的历史常识还有,所以在镇上无意中听说目前在朝廷里掌权的宰相是蔡京后,赵荣就马上明白,自己是回到北宋徽宗年间,距离北宋灭亡和汉人的奇耻大辱靖康之耻已经没有几年时间了,这点也让赵荣不得不暗暗犯愁,担心金兵将来南下的时候,战火是否会波及到润州城外?

    还是那句话,基本的历史常识还有,虽然没有详细研究过这段历史,但赵荣还是清楚记得,历史上金兵南下的时候,可是一度打过了长江,所以位于长江边上的镇江府润州城,被战火波及和影响的可能自然极大。

    “听到金兵南下的消息,就赶紧带着家人和家里的现钱往南跑,等岳飞和韩世忠他们打退了金兵,稳住了长江防线,再回来继续当我的大地主。”这是赵荣能够想到的惟一对策。至于如何抵抗金兵,赵荣倒也想稍微操一操心,可是,自己够这个资格吗?有这个能力吗?

    “也不能真的事都不做。”赵荣又这么盘算,暗道:“等到岳飞和韩世忠起兵抗金的时候,我最好还是稍微捐献一点钱和粮食,不求什么回报,只是向他们表达一个敬意。但是也不能多捐,如果给岳飞捐得太多,被那个姓秦的汉奸盯上,那我恐怕就会有麻烦了。”

    “那个姓秦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大部分人都说他是千古第一汉奸,但网上也有人说他是被冤枉的,是替宋高宗赵构背了黑锅,他的子孙后代还有抗金而死的人,到底那一条才是真的?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如果真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得见一见这个汉奸。”

    “还有,水浒梁山好象也是这个时代,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和宋江见上一面。”

    抱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又在洗漱的时候,调戏了一番小有姿色的小丫鬟后,赵荣很快就躺在了床上,迅速进入了甜蜜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