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小说 > 网游小说 > 北宋有个好弟子 > 第四十二章 各打各的
    其实以赵荣的背景,完全可以直接求见刘仲武,直接把尖头木驴的草图献给刘仲武邀功,然而仔细权衡了利弊之后,赵荣还是选择了把草图先送给高俅,让高俅拿到刘仲武面前显摆。

    赵荣之所以这么选择,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赵荣被划归进了军法队,身为监军的高俅是赵荣的顶头上司,越级上报本来就是职场大忌,高俅将来会有什么样的前途,历史书上也早就写得清清楚楚,所以赵荣盘算再三,还是选择了向高俅献图请功,让高俅可以在刘仲武面前露脸。

    赵荣的明智选择也果然讨得了高俅的欢心,从中军大帐回到了赵荣面前后,高俅便很是开心的拍着赵荣肩膀说道:“干得漂亮,看到了你进献的尖头木驴攻城之法后,刘大帅不但断言这种攻城武器一定能够派上用场,还果断同意了和王德厚分别负责攻城和打援,避免了我军内部的一次冲突,这是你的功劳。”

    “副帅过奖,这应该是副帅的功劳才对。”赵荣赶紧推让,说道:“若非副帅法眼如炬,一眼看出尖头木驴的实用之处,极力劝谏大帅采用,末将就是想出再多的攻城之法,也总归是毫无作用。我军将士倘若真能以尖头木驴攻破臧底河城,功劳簿上,副帅当居首功。”

    没有人不喜欢赵荣这种不抢功还拼命把功劳让给上司的部下,所以听了赵荣的话后,高俅自然是哈哈大笑,然后为了表彰赵荣这样的行为,高俅还稍一盘算就说道:“赵将军,听说你在军法队里虽然干得不错,但是为人太过心软,弄得那些丘八都不怎么怕你,要不然你就别干军法队了,暂时署理我们殿前司的勾当公事吧,充当本官的幕僚,专门帮本官出谋划策,料理军务。”

    “殿前司勾当公事?这是什么官?几品?”赵荣还真没听说过这种官职。

    “专门管检计定夺的官,还在军队里帮着核验军功,也是正八品。”高俅随口回答,又微笑说道:“不过是文职,我朝重文抑武,由武将转文官代表着什么,相信赵将军你应该非常清楚吧?好好帮我料理好军务,等这场大战打完,本官就上表朝廷,奏请把你的署理二字去掉,改武职为文职,进入文官班列。”

    赵荣的历史再稀烂当然也知道宋朝的文官权力远在武将之上,所以赵荣也不犹豫,马上就向高俅伏地拜倒,恭敬说道:“末将叩谢副帅提携,誓死报效副帅大恩。”

    “去交割差使吧,然后回来正式上任。”高俅笑着挥手,说道:“以后本官的军中文书,你都可以随意过目,如果有好建议好战术,尽管告诉本官。”

    就这样,到西北前线还不到十天,赵荣就捞到了一个署理的文官职位,半只脚踏进了文官行列,还一举成为高俅身边的红人,得以参与军机,自然很是招来了许多同僚的眼红,好在赵荣背后站着童贯的消息早就已经在刘仲武军中秘密传开,所以众人也没有过于奇怪——有童贯撑腰,赵荣被高俅高看一眼当然十分正常。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赵荣把主要精力尽量熟读军中文书掌握军队情况方面,另外就是实地了解和学习具体如何布置营地和调动军队,再有稍微有点空闲,便领着赵小乙和武松跑到臧底河城的城外,观看宋军将士以虾蟆车运送土石填塞臧底河城的护城壕沟,亲眼看到了宋夏两军将士以神臂弓隔壕对射的壮观景象,也亲眼看到了神臂弓羽箭洞穿铠甲,将一名名推车宋卒射穿射倒的血腥场面,亲身体会到战争的残酷与无情。

    西夏军队也不愧是能与宋军抗衡上百年的强军,尽管兵力处于绝对劣势,然而在填壕拉锯期间,臧底河城的西夏守军还是先后两次组织敢死队出城突击,将推车运土的宋军将士杀得大败而逃,尽量迟滞宋军的填壕进度,好在刘仲武对此也早有防备,西夏军队两次出城突击,也都很快遭到了宋军大队人马的迎头痛击,两军将士在城外厮杀得血肉横飞,天昏地暗,最后的结果也都是双方都扔下数十具尸体各自撤退。

    刘仲武的用兵风格也相当稳健,战前准备期间,刘仲武指挥的宋军将士并没有只填臧底河城南门外的这段壕沟,选择了分兵并进,同时填塞臧底河城的南北两段壕沟,也明摆着准备同时攻打臧底河城的南北两门,迫使城内守军分兵而战。除此之外,刘仲武还让宋军将士赶造了大量的攻城武器,意图磨刀不误砍柴工,一举拿下臧底河城。

    如此经过了六天多时间的前期准备后,九月十七的这天下午,刘仲武先是命令大飨三军,犒劳士卒,然后又下令在中军大帐里召见诸将,消息传到高俅面前时,正在帮着高俅料理军中文书的赵荣也得出结论,马上向高俅说道:“副帅,不出意外的话,刘大帅应该明天就要正式发起攻城了,这次开会,也应该就是安排攻城次序和那些军队参与攻城。”

    高俅点头,吩咐道:“走,你也和本官一起去,看看刘大帅怎么安排攻城。”

    赵荣答应,忙随着高俅一起匆匆赶来中军大帐,结果到得现场时,宋军诸将也已经全部到齐,高坐正中的刘仲武见高俅到来,忙让人给高俅在自己的右首安排了一个座位,高俅大模大样的坐下,赵荣也赶紧站到了高俅的身后,第一次以署理殿前司勾当公事的身份参与军前会议,还抽空向站在下首的刘锜点了点头,表示问候。

    高俅坐定后,会议正式开始,也和赵荣预料的一模一样,刘仲武开口说话后,果然宣布了在第二天发起全面攻城,然而就在刘仲武安排具体参战队伍时,帐外却突然飞奔进来了一名刘仲武的亲兵,将一道贴有鸡毛的军情奏报呈到刘仲武面前,大声说道:“启禀大帅,王德厚将军刚刚派人送来的军情文书,十万火急!”

    刘仲武不吭声,只是顺手接过军报打开查看内容,结果只是看得一眼,刘仲武的脸色就刷的变了,拳头还下意识的有些攥紧,高俅看出不对,忙问道:“大帅,出什么事了?”

    犹豫了一下后,刘仲武这才语气低沉的说道:“伪夏贼军的援军来了,来的还是主力,兵力有差不多六万人,统帅是洪夏伪帝嵬名乾顺的亲弟弟嵬名察哥。”

    “这么快?!”在场众将无不大骇,纷纷惊叫道:“我们才刚到臧底河城七天,怎么伪夏贼军的主力就已经来了?难道伪夏贼军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幸亏我们让王德厚先在北面立营拦截,不然我们的麻烦就大了!”刘锜大声说道:“如果没有王将军的军队拦着,我们还不得被伪夏贼军杀一个措手不及?”

    听到这话,高俅当然满意的回头看了赵荣一眼,点了点头表示赞许。刘仲武的脸色却依然无比阴沉,又说道:“就算有王德厚拦着,恐怕也没有多少作用,因为嵬名察哥还把伪夏贼军的三千铁鹞子军也带来了。”

    “铁鹞子也来了?!”满帐又是一阵大哗,历史不是很好的赵荣也顿时脸色一变,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到前线镀金,竟然就碰上了西夏军队的头号精锐铁鹞子军。

    “大帅,不能急着攻城了。”一名环庆路来的宋军将领赶紧提议道:“王将军虽然在北面要害处立营拦截伪夏贼军,但是他不但兵力处于下风,伪夏贼军还有铁鹞子助阵,我们在攻城期间,王将军那边一旦有什么闪失,被伪夏贼军突破了他的拦截,突然杀到了我们的背后,那我们就大事去矣!”

    “冯将军所言极是。”好几名宋军将领附和,都说道:“最好的办法,应该是优先打援,先和王将军联手把伪夏贼军的援军杀退,然后再考虑发起攻城不迟!”

    赞成这个意见的宋军将领占了大多数,刘仲武却阴沉着脸不肯表态,脑海里也不断飞快盘算,刘锜则站了出来反对道:“优先杀退伪夏贼军的援军,怎么杀?王将军的营地是在北面十二里处,难道要我们主力北上配合他作战,留下营地让臧底河城里的贼军偷袭?”

    “四将军所言极是。”鄜延路总管刘延庆也站出来反对,说道:“伪夏贼军的援军势大,要想把他们杀退,绝对不是一朝一夕之功,我们的主力大举北上后,臧底河城里的贼军确实有可能乘虚偷袭我们的营地!”

    刘仲武的脸色更加阴沉时,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帅,末将斗胆问一句,王德厚将军他是什么意见?他是想守?还是想撤退?”

    听到这话,众人当然都奇怪的看向了说话的人,却见提出这个问题的是站在高俅身后的一个文弱青年,然后宋军众将当然少不得低声打听这人来历,也这才知道问这话的人是高俅麾下的署理殿前司勾当公事赵荣。

    也还好,看在童贯和高俅的面子上,刘仲武并没有呵斥赵荣的随意发言,还答道:“他想撤退,想把营地转移到臧底河城南部,与我们联手迎敌。”

    “千万不能答应!”赵荣赶紧说道:“两军阵前,士气最为重要,现在伪夏贼军的援军才刚刚逼近臧底河城附近,一仗未打,一矢未发,如果就让他直接撤退的话,那我们的士气还不得跌落到谷底?”

    “赵将军言之有理!”明显对赵荣印象不错的刘锜也赶紧说道:“他好不容易才在臧底河城北部建立起坚固营地,扼守住了道路要害,如果就这么让他撤退的话,不但放弃营地太过可惜,还一定会影响到我们的士气。另外,他刚撤回来,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建立起坚固营地,让伪夏贼军有空可钻。”

    刘仲武微微点头的时候,高俅也开口说道:“不错,不能让王德厚撤退,当初立营打援是他自己提出来,现在看到伪夏贼军的援军势大,他又想马上撤退南逃,世上那有这么便宜的事?”

    回忆起王德厚当初坚决不肯与自己联手攻城,刘仲武难免大力点了点头,赵荣则又向高俅拱手说道:“副帅,末将有几句话,不知道能不能说?”

    “说吧。”高俅大模大样的说道:“你帮本官参赞军务,当然有意见就能说。”

    “那末将就斗胆进言了。”赵荣拱手道谢,然后才大声说道:“刘大帅,末将认为不必担心伪夏贼军的援军问题,王将军有三万兵力,又提前抢占了有利地形当道立营,伪夏贼军要想增援臧底河城,就一定得先拿下王将军的营地才能进兵。”

    “所以末将斗胆建议,我军不妨大胆将拦截伪夏贼军增援的重任交给王将军,我军心无旁骛,只是专心攻城,待攻破臧底河城再做其他打算,也未时不迟。另外就算王将军抵敌不住,营地被伪夏贼军攻破,我们也可以利用斥候探马抢先获得消息,及时做出反应!”

    并非赵荣一个人军事天赋异禀,战术头脑清晰,听完了赵荣的建议,刘锜和刘延庆二将也一起出列,全都拱手说道:“大帅,这位赵将军所言极是,王将军麾下的兵力多达三万,又有坚固营地可以依托,就算抵敌不住伪夏贼军的五万多援军,抵挡一段时间也肯定不在话下,我们不妨利用这段时间全力攻城,然后我们只要抢先拿下了臧底河城,那就什么都好办了!”

    这时,很会做人的赵荣又赶紧附到了高俅的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高俅不动声色,开口说道:“这么做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逼迫伪夏贼军的援军全力攻打王德厚的营地。见臧底河城告急,伪夏贼军必然狗急跳墙,全力攻打王德厚的营地,王德厚也可以乘机利用营地优势,大量杀伤伪夏贼军的士卒,消耗伪夏贼军的兵力,有利于我军下一步与敌作战。”

    不消说,见高俅这个踢球出身的监军终于说出几句真知灼见,宋军众将自然是纷纷点头称是,其中还包括不少此前反对继续攻城的宋军将领。而刘仲武再三权衡了利弊之后,还是重重一拍面子案几,怒吼道:“就这么办,各打各的!让王德厚全力阻拦伪夏贼军增援,我们全力攻打臧底河城!先把城池拿下来再说!”

    宋军众将抱拳唱诺后,刘仲武又转向高俅,说道:“副都使,王德厚那边,还得麻烦你出面压一压,让他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要全力挡住伪夏贼军的援军,给我们这里争取时间。”

    “没问题,包在本官身上。”高俅自信的回答道:“当初立营打援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他要是敢擅自放弃营地南下,本官马上上表参他!”